新浪江苏 资讯

病人尿液里现“百草枯” 细心医生揭开投毒杀夫案

钱江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我们医院收治了一个病人,我们在他的尿液里检测出有除草剂‘百草枯’的成分!” 6月14日晚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医生王剑青到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小营派出所报案。这一案情日前终于水落石出,竟是妻子暗中下毒谋杀丈夫。妻子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桐乡当地检察院批准逮捕。

关节痛吃中药竟得了“尿毒症”

王医生收治的这名病人姓陈,家住桐乡,今年50多岁。6月7日,他在家人陪同下来浙二看病。家属说,老陈因为关节痛在当地卫生院配了中药,没想吃了两天就上吐下泻。3天后,当地医院查出来的结果是尿毒症,赶紧让转浙二。

刚到浙二医院时,老陈神志还算清醒,但是喉咙已经肿痛到说不了话,经过检查化验,他的肾功能主要指标之一的血肌酐高达800多umol/L。第二天,老陈转到肾内科病房住院,主治医生是肾内科主任胡颖和副主任医师王剑青。

根据老陈肾功能衰竭的病状,他接受了血透、抗感染等的治疗,可没想到病情短暂稳定后突然又急转直下,出现肝功能和呼吸功能衰竭的症状。王医生根据多年的经验,认为老陈这个危险又古怪的症状,有点像百草枯中毒。于是,王医生做了检测,果然从老陈的尿液中检测出了百草枯成分。

除此之外,王医生还发现老陈妻子旷某的态度有些反常。和其他亲戚关切的心情不同,旷某显得十分平静。除非医生主动找她,从不多问一句丈夫的病情。“病危通知书发了好几次,她依然神色平静,还说如果普通病房里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算了!”

尿液样本离奇“消失”

王医生报案后次日一早,杭州警方向桐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反映了这一线索。6月15日上午,桐乡警方火速赶往浙医二院。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旷某,但在与医生的交流中,民警了解到了新情况。

在怀疑老陈是百草枯中毒后,医生们讨论决定要给他做个检查排除可能性。胡颖医生发出医嘱,让护士给老陈抽血,再留尿做血尿的百草枯浓度测定。可奇怪的是,医院化验室只收到了血液样本,尿液标本根本没有收到。“当时我们都有点奇怪,抽血是护士抽的,尿样是家属留了给护工收走,难道是忘了留尿样?”胡颖说,更奇怪的是护士说老陈做“尿常规”的检验报告已经送回来了。也就是说,老陈当天要用尿液做两项检查,做“尿常规”的试管收到了,而做“尿百草枯浓度测定”的试管却不见了。

隔天,护士再次给老陈接了尿样,亲自送到化验室。中午12点,化验结果出来,尿百草枯浓度仍然有0.81ug/ml,可以完全确定老陈是百草枯中毒。桐乡警方即刻将老陈妻子旷某传唤至派出所。

她说,“我想让他慢慢病死”

但旷某一口咬定对此并不知情。

不过,桐乡警方找到了关键线索。民警在检查旷某手机时发现,旷某从4月以来经常在网上查找“农药”、“百草枯”等相关信息,例如“什么农药能致死”、“吃了百草枯有什么症状”、“误食百草枯病例”。

证据面前,旷某承认了投毒的犯罪事实。旷某交代,其和老陈是“半路夫妻”,2005年经人介绍相识结婚后,一直在杭州做废品生意。去年6月回到桐乡,由于琐事经常会发生口角。“他经常跟我吵架,我觉得烦了,就有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想法。”

5月底,旷某去买菜时正好看见农药店里有人在买百草枯,想到自己在网上搜索到的信息,便也买了一瓶。

不过,旷某迟迟找不到机会下手。直到6月份,老陈因为关节痛去卫生院看病时开了7包中药。煎药时,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飘散开来。旷某觉得机会来了。在煎第二包中药时,旷某用手指挖了一点百草枯农药,往药汤里蘸了一下。可奇怪的是,老陈喝了“加料”的中药后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第二天早上,她又故技重施。第二次下毒后,旷某将剩下的农药倒进了水池并用水冲掉,空瓶子则扔进了家门口的垃圾桶。

当天下午,老陈开始有了反应,说肚子痛。旷某表面装得若无其事,心里却知道是农药起作用了。旷某说自己既想毒死老陈,又怕吃官司,“我想要达到中毒的效果,所以一次不敢放太多,慢慢病死,这样警察就追究不到我头上来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局设得再巧,终究掩饰不了狠毒的真面目。目前,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桐乡当地检察院批准逮捕。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