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励志! 单腿外卖小哥自食其力拄拐送餐41秒上7楼

钱江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中午11点多,太阳毒辣,却是外卖小哥王建生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左手拄着“铁拐”,右手腕上勾着外卖的塑料袋,停放好电动车,他推开单元门,上了楼梯,一气呵成——7楼,只花了41秒。

速度太快,差点让人忽略了,他只有一条右腿。来不及多客套,他又赶赴下一个送餐地点。

穿梭在杭州临平的大街小巷,“奔跑”在各个写字楼、住宅区,这样送餐的日子,王建生已经持续了2年。有不公,有委屈,但更多杭州人的淳朴和善良,温暖着这个来自四川达州的38岁男人。

他说,自食其力,活得踏实。总有一天,积蓄可以够他给自己安上一条假肢。

意外被截肢,就算一条腿也要自食其力

王建生天生不相信命运。小时候家里穷,5个孩子衣服裤子上都是补丁。村里有人结婚,大家都去看新娘子,他们却不能出门——因为没有完整的衣服。

“我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放牛,我要出去闯一闯。”小小年纪,他就暗暗较劲。

但命运多舛。多年前,因为意外,王建生左腿膝盖以下被截肢,成了残疾人。有人指指点点。他嘴上没说,却用实际行动让大家闭嘴——既然不能双腿走路,他就训练自己单脚跳,速度还超过了走路的人。

后来,他来了杭州。做过很多工作:服装厂打过工、捡过纸板可乐瓶、卖过水果、开过夜宵摊,人生也经历了大起大落,“回过头想想,我都靠自己的双手挣钱。”

曾经,他也有过机会——2002年,他在三里亭附近开着助残车拉客。有一次,他捡到一只包,里面有护照和各种发票。王建生找到名片联系到失主,是个五金店的老板。对方觉得他人品挺好,想给他介绍一份好工作,他谢绝了,“我只有初中文化,有点自卑。”

后来听别人说送外卖比较赚钱,王建生当起了外卖小哥,在临平做起了骑手。

曾花费2小时找路,他停工用一周时间熟悉路况

新开篇,自然磕磕碰碰。

虽然在杭州生活多年,但王建生是一个非常宅的人。开始送外卖的工作后,他发现,城市变化太快,原本熟悉的街道全都变了样。

他曾接到了个钱江经济开发区的外卖单,跟着导航足足找了两个小时,严重超时。他花了10块钱买了两瓶饮料,送到了客人手上。刚见到客人就一个劲道歉:“非常对不起!我刚刚入行,这才第二单。不认识路,耽误你时间了。这是我的心意,请收下。”因为态度诚恳,对方看到了他的腿,很体谅地收下了饮料。

第二天,王建生暂停送外卖。他一路骑着电动车跟在同事后面,熟悉每条路、每座写字楼、每个小区。差不多一个星期,他就进入了状态。之后,他很少再出现过迟到的情况。

送餐地方有电梯还好,没电梯就得爬楼。为了爬楼更快,王建生做了一根“铁拐”,一拐一发力,上下楼梯很迅速。也因为这样,王建生左手虎口的大块老茧已经泛黄。

昨天中午,不到一个小时,他完成了5单——在外卖小哥队伍中,这速度不算快。但王建生挺知足。他还很高兴地说起了送餐过程中的意外收获。

一次,他送外卖到某住宅楼4楼。通过电话后,喝过酒的客人直接把钥匙扔到楼下,让他送上楼。而当客户看到王建生的腿之后,立马醒了酒,很懊悔:“你这个情况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居然还要你爬四楼给我送上来!”客人硬要多给他钱,被王建生拒绝了。不想,对方拿出杀手锏:“你不拿我就投诉你了!要不这样,你再帮我买一条烟,我下楼拿,这钱你收着,不然我太愧疚。”

有一次,酷暑里送外卖,一位大伯拉着王建生的手,问“吃过了没?”“要不要喝口水?”

还有一次,是年轻的妈妈,让小孩子从冰箱里拿出冰冻饮料送给他……

“看到我站在门口,很多人觉得很惊讶。他们常常说被我感动,其实,我经常被他们感动才对!还有人给我小费,我拒绝了。那些不是劳动所得,尽管都是善心。”王建生说。

当然,除了感动,也有委屈。他曾碰到一个不太友好的客人,直接说:“明明知道腿不好还送什么外卖!”一开始,王建生也会生气,但他会自我调节:“人啊,不能看太多阴暗面,咱们还是要积极向上,毕竟好人多。”

每月收入近5000元,想装个假肢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每逢恶劣天气,王建生总是莫名兴奋,“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价值更加突出。”

高温天,他跑得很勤快。从早上9点多干到下午3点,再回去睡一会儿,晚上10点送到凌晨4点多,干个夜宵场,再回去睡觉。

王建生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正是因为有人点外卖,才让他能赚这个钱。所以哪怕高楼没有电梯,他也尽量自己爬上去,没有怨言。估摸算下来,他一个月也有四五千的收入。目前的生活,他很安心,也很幸福。他有个女朋友,在广西卖衣服。8月12日是她的生日,王建生计划着提前一天过去,给她个惊喜。

他偷偷说,在他心里,始终有个心愿,就是能装一个脚踝能活动的假肢,跟正常人一样能够双脚走路。“现在,(攒的钱)还差得挺多的。但没关系,可以一点一点攒。”他相信,苦难是生活赠予的最好礼物。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