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南京银行140亿定增罕见被否 市场揣测证监会想法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读

问题在于,这是行业现象还是个案呢?

“说明证监会对银行补充资本的融资还是比较谨慎的,市场不稳定承受不了大幅‘抽血’。”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认为。

南京银行(601009.SH)140亿定增“意外”成为泡沫,这种情况十分少见,随即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7月30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称,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审核结果,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核准通过。

7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联系南京银行方面,南京银行方面仅回复称:“目前,相关信息已公告。”

接近南京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人士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证监会还没有给出理由,正在沟通中。截至发稿时,证监会和南京银行方面均未见相关原因公布。

而前述消息已经在市场上发酵,南京银行7月31日低开低走,截至收盘重挫4.21%,收报7.73元,成为当日A股跌幅最大的银行股。同一日,银行板块上涨0.54%,除了南京银行外,仅有招商银行(28.650, 0.26, 0.92%)和贵阳银行(12.400, 0.00, 0.00%)收跌,且跌幅均在1%之内。

同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2018年半年度业绩快报,截至2018年6月底,资产总额1.19万亿元,较年初增长4.6%;不良贷款率0.86%,较年初持平;拨备覆盖率463.01%,较年初上升0.47个百分点。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34.96亿元,同比增长8.6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78亿元,同比增长17.1%。

行业现象还是个案?

南京银行140亿定增获得江苏银监局核准,原以为逐级通过会比较顺利,谁也没有想到,一纸公告,定增方案遭证监会否决。

而这一定增方案,南京银行从去年就开始筹划。

去年7月31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决议通过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向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江苏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和南京高科(7.320, 0.02, 0.27%)5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锁定期为3年,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而且,去年8月,南京银行140亿元定增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同年11月,获得江苏银监局核准。

据相关人士透露,7月31日中午,南京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人士小范围表示:“我行定增方案未获通过确实是意外,但我行的发展基础、目前现状和预期前景都很好,绝对不会由于一件意外事件而产生根本性变化。”

“今年确实比较特殊,根据银保监会的安排,2018年各银行需要满足《巴塞尔协议Ⅲ》中对于资本的要求,也就是说今年是银行资本充足率考核的‘落地年’,因此银行采取各种方式‘补血’。”展恒财富分析师李晓芳表示。

问题在于,这是行业现象还是个案呢?

“说明证监会对银行补充资本的融资还是比较谨慎的,市场不稳定承受不了大幅‘抽血’。”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农业银行(3.640, 0.00, 0.00%)7月初刚刚完成1000亿元定向增发,虽然没有在二级市场直接“抽血”,但是对市场还是形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随着农业银行今年出现调整,目前的价格已经击穿定增价。

也有银行业人士认为,可能是出资方的资金来源有点问题。不过,这一猜测遭到南京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人士的否定,其称“没有听说这个问题”。

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

事已成真,140亿定增被否,对南京银行影响较大,一方面资本告急,另一方面业务发展受限。

“不太清楚证监会的想法,不过补充不了资本,肯定对南京银行影响比较大,意味着放款规模受到影响,而且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监管红线了。”有接近南京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认为。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于2013年1月1日开始实施,商业银行应在2018年底前全面达到《资本办法》规定的监管要求,并鼓励有条件的银行提前达标。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公开数据显示,南京银行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资本充足率分别是13.11%、13.71%、12.93%;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是10.35%、9.77%、9.3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是9.38%、8.21%、7.99%。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确实逼近监管红线,亟待补充资本。

监管资本划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一级资本又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IPO、定增、可转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是当前银行进行外部资本补充的主要途径。其中IPO、定增、转股后的可转债均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可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早在2016年6月,21世纪经济报道曾独家报道,标普下调南京银行评级双方合作终止,分歧点在于资本充足预期。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