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父亲与爷爷溺亡脑瘫女童 事件始末还原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针对“南京无人认领女尸案”,南京警方7月25日通报称,被害女童由爸爸杨某响、爷爷杨某松推入河中溺亡,两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抓获。一个月前,南京江宁警方曾发出《寻尸启事》,悬赏2万元征集被溺亡女童的身份线索,但一直无人前来认领。

连日来,记者在南京、安徽芜湖等地走访了解到,被害女童璇璇出生于2010年11月15日,一出生就发现“不正常”,后经诊断患有肺病和脑瘫,并患有智力障碍,其父母在孩子两岁时离婚。

此后,璇璇一直由奶奶照料。奶奶葛女士说,前阵子她因患肠癌做手术,“孩子无人照看”,孩子爸爸杨某响又忙着上班,遂将其带往南京,说交给爷爷照看。没想到,孩子竟“出事”了。

复盘这起悲剧,哪些因素触发了至亲内心“恶”的一面,走到“甩包袱”的地步?溺死女童后,涉案的爷爷和爸爸在长达一个月里为何没有前来“认尸”?两人“作案”后在生活中有何变化?悲剧发生后,这个家庭如何面对“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鉴于案件正在侦查之中,案件的详细情况目前仍不得而知。澎湃新闻记者试图从其家人、知情人士、村干部等人陈述的细节中寻找部分答案。

“甩包袱”

据葛奶奶对澎湃新闻说,他们一家是安徽芜湖县人,儿子杨某响毕业于安徽某师范大学,参加工作后与同事张某结婚,并于2010年生下女儿璇璇。

“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她不会哭闹,也不能正常排便。”葛女士说,一家人带着璇璇跑遍了安徽的各大医院诊治,最终在南京一家医院诊断为,肺部发育不全,导致脑瘫。随后,儿子夫妻俩争吵不断,最终闹到离婚的地步。

葛女士说,儿媳张某与儿子离婚后,没来看过孩子,也没打电话向她打听过孩子的情况。

“儿子没有放弃孩子,让我能带一天是一天。”葛奶奶说,尽管到处求医仍未见效,随着璇璇慢慢长大,大家发现孩子不仅不会走路,而且患有智障,还不能自己吃饭,只吃牛奶,就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

为了减少给儿子带来的“拖累”,让他早点再婚,葛奶奶说,大概在五六年前,她将孙女带回淮安老家,在一处闲置的房屋里安顿下来。

葛奶奶说,她平时捡废品来补贴家用。儿子每月给她汇钱,还让她带着孙女到医院看病。

“儿子压力很大,每个月要还房贷1000多元,孩子吃药还要花1000多元。从孩子生下来,已经花了几十万了。”葛女士说,前阵子,她被诊断为直肠癌晚期,第一次手术花掉5万多元,接下来还有做几次化疗,每次需支付4000元,这些费用对这个家庭来说是沉重的负担。

对于这个雪上加霜的家庭,谁来照料璇璇也成了问题。

据葛奶奶称,儿子杨某响曾对她说,“你得了癌症,要是走了,宝宝怎么办?”后来,儿子将璇璇送到南京,让在南京的父亲杨某松帮忙带,“等我病好一点,再带回来。”

当时,杨某松在南京工作了3个多月,为江宁区某市场的工地“看大门”。据葛奶奶回忆,听说儿子要把孙女带过去,爷爷杨某松丢下一句“带不好,别怪我”。

“有一次(璇璇送往南京之前),我们去医院看完丈母娘,带孩子回家,刚下车,一泡屎就从裤裆里滚下来了。”据璇璇姑父张先生说,璇璇久病未见好转,又没人照料,在各种压力下,可能还想再成家的小舅子(杨某响)对璇璇失去了信心,才想到“甩掉这个‘小尾巴’”。

在葛奶奶、张先生的印象中,孩子的爷爷杨某松是个要强、“好脸面”的人。据他们观察,看到别人家的孙辈都健康活泼地上学,杨某松会念叨自己有个“智障孙女”,进而感到“羞愧”。

“她爷爷一直不喜欢这个孙女,从没抱过,还说过要扔掉她。”葛奶奶说。

未享受低保

杨家人在困境中,也不是没有想过求助。

据葛奶奶回忆,在璇璇两三岁的时候,她曾向芜湖县六郎镇周圩村申请过低保。当时被告知,他们不符合政策。往后他们就再未想过寻求社会救助。

7月27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六郎镇周圩村村委会,见到了该村村委会副主任杨山林,他是负责璇璇户口所在村组的包片干部。

据杨山林回忆,根据当年芜湖县低保的政策,家庭人均收入低于400元才能申报。当年杨某响的收入为3000多元,户口上只有他们父女两人,因此算下来,璇璇不能享受低保。

“杨某响的家庭收入有可能超过申报标准,但村里还有其他救助政策。”周圩村党总支书记邵其平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该村对困难群众实行“托底救助”,除了自行申报之外,村干部还会定期上门摸底,确保将救助政策“用足用好”。

不过,据杨山林介绍,大概6 年前,孩子就被奶奶带回淮安老家抚养,一直不在村里住。孩子爷爷是个瓦工,虽然住在村里,但经常在外打工。而孩子父亲杨某响则在芜湖工作,平时不住村里。

“村里上门摸底时,杨家人‘每次都不在家’,导致我们对他的家庭情况不掌握。我当村支书三年以来,第一次听说这个孩子(璇璇脑瘫、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也是听村民说起才知道孩子被溺亡的事。”邵其平说。

该村一名村干部称,7 月26 日上午,璇璇奶奶葛女士和姑姑到村里开具“困难家庭证明”,她们打算将此“证明”交给办案的公安机关。

“证明”中写道,璇璇父母离婚多年,孩子由父亲抚养,但因生活所迫,其父在芜湖务工,没时间照看孩子,故孩子一直都在爷爷、奶奶身边带着。璇璇本人是智力二级(残疾证),芜湖市二院诊断为重度智力低下。

璇璇奶奶于2018年6月6日在芜湖市弋矶山医院诊断为:直肠恶性肿瘤,已做手术,目前正在治疗中。璇璇爷爷无行无业,以务工及打零散工维持全家人生活。

对此,邵其平表示,孩子奶奶的医药费可以通过新农保报销,同时,他们还将协助办理大病医疗报销手续,并根据葛奶奶的情况给予一定的帮助。

无人认领尸体

根据葛奶奶的叙述,儿子杨某响与丈夫杨某松将璇璇推入江宁的河里后,就开车回到了芜湖上班,而杨某松则继续留在南京打工。

“直到十几天前,我才知道孙女不在世了。”葛奶奶说,她生病之后,长时间没有璇璇的消息,多次逼问儿子杨某响,才得知真实情况。

当时,杨某响一直在哭,说“妈妈我对不起你,你辛苦了,带了这么多年宝宝”。

儿子下此“毒手”,令葛奶奶难以相信。但她用“孝顺”、“心软”、“疼孙女”等词汇,描述了杨某响的个性特征。

作为杨某响的姐夫,在张先生的印象中,杨某响“话不多”,身高不到1.7米,长得不错,是个“老实、孝顺”的人,一听说妈妈身体不好,立即开车接到芜湖的大医院进行治疗。

不过,在葛奶奶的话语之间,透露出她与丈夫杨某松感情不洽的信息。

葛奶奶说,在芜湖县的农村,大家倾向于找本地的媳妇,如果自己的媳妇是外地的,会被乡邻讥讽“没本事”。

葛奶奶告诉澎湃新闻,她从江苏淮安嫁到芜湖后,杨某松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经常把气撒在她身上,夫妻三天两头吵架。

6年前,葛奶奶回到老家,导致与杨某松长期分居。其间,两人也很少通电话互致问候。

但葛奶奶得到消息,不识字的杨某松于4月份,经女婿张先生介绍到南京江宁金宝湖熟市场的工地“看大门”,月薪4000元。葛奶奶说,丈夫杨某松每天抽烟、喝酒,一个月下来也剩不了多少钱。

南京江宁金宝湖熟市场一家杂货店,临近杨某松打工的工地,杨每天到该店买东西。该店张姓老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印象中,60多岁的杨某松,头发发白,身高1.6米左右,看起来比较精神,每天到店里买“两瓶啤酒、一包烟”。

据张姓老板回忆,他从未看到杨某松带孙女去买过东西。但他的妻子转述的一个细节令其印象深刻:6月25日,附近的河里捞出一具女童尸体后,他家店门口张贴了《寻尸启事》。就在第二天,杨某松到他家买东西时,主动问他妻子“上面写的是什么”,老板娘随即将启事的内容读给杨听。

“最近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样。7月25日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听工友说他被抓了。”张老板对澎湃新闻说。

南京江宁区金宝湖熟市场随处可见《寻尸启事》,璇璇的爷爷杨某松就在这一带打工。

在之前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南京江宁警方虽已发布《寻尸启事》,却始终无人认领。

家庭难以承受之重

7月26日,澎湃新闻记者赶赴安徽芜湖,在镜湖区某街道、璇璇姑父张先生的家中,见到了葛奶奶。

这是位于老小区、刚装修不久的房子,从外观看,室内装潢、家具均是崭新的。56岁的葛奶奶躺在次卧的床上,外甥在旁照看。她说话时有些有气无力,得知丈夫、儿子被抓的两天时间里,基本没有进过一粒米,她说“吃不下”。

孙女溺亡,丈夫、儿子被抓,意味着这个家庭的成员已远离自己,留下她这个肠癌晚期的病人。她在病榻上一边捶打自己,一边自责地哭泣:“都怪我,要是我不生这个病,孙女有人照顾就不会死,儿子(和丈夫)就不会被抓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葛奶奶的女儿、女婿把她接到身边照料。

在澎湃新闻记者采访过程中,女婿张先生一直奔波在外。据张称,他这两天一直在找律师,向律师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

澎湃新闻注意到,由于多日来不吃不喝、悲伤过度等因素,葛奶奶身体状况格外糟糕,7月28日上午再次入院接受治疗。

与葛奶奶深受网友同情不同的是,璇璇的妈妈张某遭到了一些网友的指责,说她因为璇璇患脑瘫、智障,与杨某响离婚,对孩子不负责任。

7月27日,澎湃新闻辗转找到张某(璇璇妈妈)的娘家。邻居称,张某的父母均不在家,已到合肥帮忙带孙子了。

璇璇的舅舅、张某的弟弟对澎湃新闻说,7 月26 日他接到姐姐的电话,说孩子已不在了,她也配合了警方的调查。“我们全家都在合肥,就我姐姐在芜湖,我们正打算回去,和我姐姐见面商量下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姐姐不想说这件事。她现在精神压力也很大。”他说。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