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花近40万买保健品 老人带七大箱保健品住进救助站

楚天都市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武汉生活10年,八旬老人每个月4800元的退休金几乎都用来买保健品,如今身无分文流浪武汉街头,幸好被民警和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救助。28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武汉市救助管理站采访时,救助站工作人员正帮85岁的孙传华老人收拾生活用品,11箱行李中,购买的保健品就占了7大箱。

7月19日晚上11时许,武昌公安分局首义路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有流浪人员坐在路边,想要回家却不知道怎么办。民警调查发现,流浪人员名叫孙传华,户籍地在新疆。

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孙传华被民警送到救助站时,他随身携带的行李共有11箱,仅保健品就装了7大箱。由于新疆路途遥远,再加上行李实在太多,工作人员只好为他办理托运手续。快递公司称重显示,孙传华所携带的保健品及生活用品共计200公斤。“流浪人员随身带这么多行李这还是第一次。”救助站工作人员说。

在工作人员的仔细追问下,孙传华才道出原委。原来,到武汉这几年,他经常被拉到写字楼、私人药店参加各种推销保健品的讲座,“平均每个星期至少两三次,一次两三个小时。”

在孙传华携带的箱子里,记者看到一份补硒的宣传册,上面宣称可免费领取《钙铁锌硒》元素一年服用量,申请富硒鸡蛋一份。孙传华称,那些推销保健品的人对他“很好”,有时候听完讲座,这些人还会送些鸡蛋、油、大米等礼品。“这些讲座千万不要相信,他们都是忽悠人的。”救助站工作人员不断劝告老人。

孙传华说,偶尔他也有怀疑,有一次花钱买了两盒保健品,但是结果对方只寄来了一盒,打电话过去却一直无人接听,他才意识到被骗了。

和很多流浪人员不同,孙传华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头脑非常清醒,流浪经历也记得很清楚。

他告诉记者,自己原是襄阳人,在襄阳当过小学教师,上世纪60年代,他响应号召支边到了新疆,在当地一家工厂当过管理人员,50多岁因病提前办了退休。孙传华说,因为和家里人相处不好,2004年他回到了老家襄阳居住。2008年他又来到武汉,在武汉已生活了10年。

孙传华说,在武汉他一直是租房子住,每个月有4800元的退休金,日子过得倒也舒坦。随着购买的保健品越来越多,退休金开始不够用了。这三年来,他的日子过得更加窘迫,每天把馒头、包子当主食,几乎没有吃过鱼、肉之类的荤菜。7月中旬,他连房租都支付不起了,被房东拒之门外。

按照孙传华的说法,救助站工作人员粗略算了一下,除去房租和生活费,孙传华每年购买保健品的花费在4万元左右,10年下来花了近40万元购买保健品。

孙传华告诉记者,多年前他的老伴已经去世,子女的电话号码也丢了。记者与他在襄阳的一个侄儿取得联系,确认了老人的基本信息。

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工作人员准备于29日护送老人回新疆。目前,武汉救助管理站已与新疆当地救助站做好了对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