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走访“消失”的淘宝村:新业态的水土不服怎么破

新华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自阿里巴巴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省淘宝村的数量由2016年的201个增长到262个。不过,在2017年的淘宝村名单上,也有一些曾经“登榜”的村庄的名字消失。这些“消失”的淘宝村,遭遇了怎样的现实困境?其它乡村在发展农村电商时又有什么困难?

院子里不少人搬走了

7月5日,记者走进曾经的淘宝村——太仓市沙溪镇泰西村。18组的一个院子里,租住着12户人家,其中6户在网上卖鞋。正在打理网店的安徽人李丹,6年前在此落脚。起初她从附近的利泰皮鞋市场批发鞋子,后来直接从厂家拿货。她说:“前两年开始网上生意就不好做,院子里不少人搬走了,今年也有些人回老家开网店。”

在泰西村1组的一个院子里,同样租住着一些卖鞋子的网商。王女士也在网上卖鞋,“我从利泰市场拿货,卖一双拿一双。”利泰皮鞋市场是当地有一定规模的一级批发市场,位于与泰西村一河之隔的泰东村。泰西村村委会主任陆建国告诉记者,利泰皮鞋市场周边集聚起专卖鞋子的网商,他们中不少人租住在泰西村。泰西村在2014年到2016年都处于淘宝村之列。利泰皮鞋市场刚开始有500家经营户,因为电商冲击如今经营户减少一半。陆建国发现,泰西村外来租户也从4000多人减少到2700多人,其中一半是利泰皮鞋市场的经营户或开网店卖鞋的。村里租户少了,销售额自然降低,达不到淘宝村评选要求。

阿里研究院高级专家、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副主任盛振中介绍,根据发货地址和货物金额,可以测算出某个地址的年销售额。一个行政村在淘宝平台上的年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村里网店数量达100家或占全村总户数10%以上,就可以入列淘宝村。

对阿里巴巴评选淘宝村并公布一些数据,睢宁县电商办副主任于春晓认为,很有参考意义,淘宝村的名号对地区品牌推广也有益处。因此,该县高作镇石墩村从2017年的淘宝村名单上掉下来以后,他和镇、村干部都做了些调研。他们发现,2017年村里电商销售额并没有明显下降,几个大户今年在淘宝上的销售额预计能超过1000万元。高作镇电商办主任刘文静说,高作镇一共20个行政村,目前仅石墩村、姚绳村不是淘宝村,今年要为它们申报淘宝村。

泗洪县临淮镇洪胜村,也是一个“消失”的淘宝村。村书记刘江告诉记者,前几年村民在网上卖水产品、渔具,2016年村里网商年销售额30万元左右的有60多家。去年初以来,县里开展“退渔还湿”工作、村里搞拆迁改造,一些养殖户、渔民逐渐转移到其他地区去搞养殖或转产转业、外出打工,还有的到镇上、县里居住,村里从事电商的人减少,网上销售额就达不到淘宝村的标准。

“50后”与“80后”网商的烦恼

7月6日傍晚,在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记者见到“50后”网商裴永红。老裴66岁了,从城里退休后返乡创业,成立合作社吸纳村民种桃。去年和今年,合作社的收成都不错,今年预计共有200多万斤桃子应市。在线下接单的同时,老裴也在“缤纷泗洪”的官方电商平台上开通了网上销售渠道。但他的苦恼也接踵而至——

线上、线下发展,迫切需要会管理、懂销售的年轻人,老裴也曾经从县城招来两三个年轻人,但干了两个月就走了,说是“在这里谈恋爱都找不到人”。现在他正委托京东网上招人,最少招3个人,起薪3000元/月,老裴说,这样的工资水平在农村不低了。

1988年出生的程怀宝如今已是沙集镇网商的代表人物之一。2010年,他就开始进货在网上卖家具,赚钱后于2012年在东风村创业开办家具生产企业,先后投入2000万元,不断扩大生产规模,电子商务也做得风生水起,员工已有150人,其中网上客服就有18人。

“家具全部网上卖,一年销售额七八千万元。”程怀宝说,自己的企业虽然做大了,但是经营也遇到了瓶颈,因为互联网竞争太激烈,已经是红海,要杀出一条血路必须付出很大代价,把价格做到全网最低,或者往高端发展,线下做利润。“网上像我这样的卖家有数百家。利润越来越少,现在降到了5%。低端市场主要跑量,高端市场可以赚取一些利润。”

在电商世界叱咤多年后,这位“80后”网商更有远虑:“这两年网络群体明显增长缓慢,流量红利正在稀释,做纯电商没有出路,价格越高的产品,客户越希望到实体店去看。现在网店做得好的,做线下的意愿都很强。我现在也在筹备线下卖中高端家具,已在省内4个城市找到了代理商。”

热潮中的冷视角

南京大学商学院营销与电子商务系教授郑称德,将农村电商的发展分为3个时代——

1.0时代,大量农民进入农村电商行列,但产品简易、初级,基本有什么卖什么。当农村电商产业集群逐渐形成,就因为产品同质化,在集群内部出现恶性竞争。于是,一些人退出电商行业,一些区域电商发展进入平台期。

2.0时代,产业集群内部出现不平衡——有的电商噌噌地上涨,有的电商不停地下滑。此时,一些电商转做服务,如代加工、提供辅料、做美工、做会计等等,这使得产业分工更细化,促进了产业链的完善。

3.0时代,竞争趋于有序,但农村电商有着以自我为中心的特点,即使是亲戚也会变得疏远。在网店经营、产品设计等方面,他们往往互相保密。你追我赶的追逐效应,有利于产业集群的成长,如果市场主体间缺乏交流、知识共享,集群就会缺乏创新,走向衰退。

事实上,地方政府已关注到了农村电商发展中出现的这些问题。

一个完整的农产品电商链是由平台、软件、人才、搜索、推广、金融、物流、诚信评估8个方面构成。无锡市曾做过调查,当地相对比较成熟的是平台、软件和人才服务;有待完善的是搜索、推广、金融、物流服务;处于空白的是诚信评估机构。因此,当地商务局认为,要有针对性地完善电子商务发展环境。

泗洪县青阳镇组织委员陈林南一口气说了好几个问题:网商容易自我满足;农产品线上销售受物流的限制,当地不是物流中转区域,物流费用高;人才缺乏,大学生返乡创业,集中在镇上或者城区,偏远乡镇,对返乡创业者缺乏吸引力。

销售农产品是农村电商题中应有之义,然而部分农村电商企业所在位置较远,村中道路设施不完善,影响了物流配送体系建设,而且有些农产品要求冷链配送,农村地区物流成本较城市高出不少。记者了解到苏州吴中区一个案例,当地5斤的盒装枇杷通过顺丰快递发往北京,枇杷售价约100元,专用包装加运费约84元。像这样不赚钱的买卖,留下诸多无奈。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