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前女友患白血病 小伙千里奔波来照顾:想和她白头偕老

今年5月,在苏州打工的22岁姑娘小娟被确诊患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小娟和家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就在小娟被病魔狠狠折磨的时候,从朋友圈得知消息的前男友小涛,千里迢迢从北京赶到苏州,陪伴照顾小娟,起初为了照顾小娟,小涛工作之余一有空就往苏州跑,车票都攒了厚厚一叠。后来,为了更方便照顾小娟,小涛跟公司申请调到了更近的南京工作。在小娟治疗的过程里,生活艰难,化疗艰辛,费用昂贵,但小涛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她的身边,为她做饭,陪她去医院……

7月4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到了这对有情人,小涛告诉记者:“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等她康复,一起白头到老!”

租住在简陋的出租屋

小娟在等待移植手术

由于医院床位紧张,小娟家在医院外面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房。7月4日上午十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到达该出租屋所在小区,当时,小涛正在楼下不远处的小卖铺买菜,出小卖铺时,除了一小袋菜,小涛手里还拎着一桶油。在小涛的带领下,记者进了出租屋,屋子很小,一室一厨一卫,卧室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简易的柜子,厨房仅有一个电磁炉和一张四方桌,再没有更多的家具了。小涛说:“别看屋子小,租金要1800元。这附近的租户几乎都是病人。”

到了出租屋后,小涛便和小娟的妈妈开始整理住院用品,小涛说:“待会儿,我们要带她去医院检查,如果一切顺利,马上就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原来,小娟和她弟弟已经配型成功,只要小娟身体允许,便可以进行手术移植。说这些话时,小涛和小娟满脸都是期待。他们收拾的同时,跟记者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得知前女友发病

小涛便偷偷来苏州照顾

小娟今年22岁,来自安徽阜阳,生病之前一直在苏州打工。2018年5月初,小娟突然开始反复发高烧,小娟的父母便带着她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检查。医生说,小娟的白细胞值很低,疑似是白血病,让小娟去大医院检查。在朋友圈看到这个消息时,小涛还在北京工作,小涛说:“那时候,我还是她的前男友。她怕耽误我工作,也不让我过来看她。”但是,心急如焚的小涛还是偷偷过来了,“我实在放心不下她,便偷偷过来了。我刚来的时候,她每天都烧到38度或者39度,一天差不多只有一个小时是正常的体温,烧到意识都模糊了。”之后,小涛陪着小娟一起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化验结果显示,小娟得了“急性髓细胞白血病”。

得知这个结果,小娟感觉天都塌了,“多多少少也了解这个病,知道它有多可怕。”小娟的病确诊后,小涛也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到我最爱的人身上。”然而,痛苦过后,小涛还是强打精神,开始安慰、鼓励小娟,让她积极地接受治疗,“不管是个什么结果,我们都要努力试试。”这时,小娟的妈妈也插话:“确诊后,家里不少亲戚都劝我们不要浪费钱。但是,我自己的女儿,怎么能放弃呢?”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今年24岁的小涛还拿出自己攒的3万块给小娟治病,小娟的妈妈也承认:“小娟病了之后,小涛一直在照顾,他的坚持,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前男友”贴心照料不离不弃

给了小娟更多信心

治疗的过程非常痛苦,因为血小板很低,只要有一点磕碰,小娟就会出血,而且止不住。小涛回忆:“她几乎天天流鼻血,有时候一抬头就满脸的血。还有一次输液,因为她对维生素A1过敏,输完液后立马又发高烧了。”

小娟的病症需要化疗,化疗更是疼痛难忍,小娟每天起床都会全身胀痛,一直有气无力。小涛回忆起小娟化疗时的场景,满脸心疼地说:“她真的是太痛苦了,我都不敢再回想。”化疗后,小娟的头发几乎掉光,变得非常不自信,小娟说:“我都不敢见亲戚,我害怕看到他们震惊的眼神。”但是,即使是这样,在小涛心中,小娟依然是最美丽的、无可替代的。

因为全身免疫力低下,需要忌口,有很多东西不能吃,更不能吃不卫生的食物,小涛就在医院租了一个厨房,变着花样给小娟做饭,“每天一日三餐,我都亲自做,挑最新鲜蔬菜和干净的肉。”

原本,小涛在北京工作,只要一有空,小涛就坐火车来照顾小娟,来回火车票已经厚厚一叠了。前一段时间,得知公司刚好在南京有项目,小涛便积极和公司申请,希望可以调到南京工作,“南京跟苏州距离更近,到南京工作,我可以更方便照顾她。”上周五,小涛正式到南京工作,现在一有空就会回到苏州陪伴小娟,“她生病了,人很脆弱,我希望尽可能陪在她身边,给她鼓励。”在小涛的鼓励下,小娟的心态也有很大转变,她说:“以前我不敢想,现在,我就想努力把病治好。”

一见钟情

坐11个小时的动车只为能够见一面

聊天过程中,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小涛和小娟相识于2017年5月份。因为小娟所在的手机卖场有机器出了故障,在北京从事机器设备维护工作的小涛赶来苏州帮忙维修,两人第一次见面便感觉投缘,得知两人老家竟都是安徽后,彼此更是觉得缘分妙不可言。5月底,两人便正式成为男女朋友了。小涛告诉记者说:“确认关系前,我们只见了一面,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正式在一起后,小涛每个月都会坐动车从北京到苏州来看小娟,“我都是选择晚上出发,这样十几个小时后到苏州,刚刚好是白天,就有更多的时间陪她,每次来回的车票大概一千块左右。”好几次,小涛想调到苏州来工作,但是因为公司业务安排不允许,只能作罢,二人只能继续维持异地恋的状态。

即使是这样,两个人依然觉得非常甜蜜。小涛回忆说,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他和小娟一起去南通启东市看海。两人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到了启东市里,接着又打车,一路上奔波劳累,“虽然那是一个人工海,虽然一路奔波辛苦,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我们眼里只有彼此。”最令小涛感动的是,小娟非常贴心,经常会送些小玩意给小涛,“东西不贵,却都很实用,都是我很需要的东西。因为我经常出差,需要带很多生活用品,她就给我买了一个很大的双肩包。后来我出差都背着这个包,”小涛说:“她非常信任我,和小娟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感动。”

因为父母反对而分手

却一直偷偷关心对方

这么恩爱的小情侣,为何会分手呢?小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们是在2017年10月底分手的,因为距离,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我们继续交往下去。”小娟的妈妈说:“我老家是阜阳的,小涛家是芜湖的,虽然都是安徽,但是距离也挺远。再加上,他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苏州,平时也照应不到,所以,我就不太同意。”

为了小涛,小娟经常和自己父母吵架,2017年10月初,小娟和父母开始冷战,几乎一整个月都没和父母说过话。“没有父母的祝福,我们压力成倍增加,最后,我和她都扛不住了,联系就慢慢变少。”最后彻底分手是小娟提出来的,小娟说:“因为彼此年龄都慢慢大了,既然父母这关实在过不了了,那我也不能一直拖着他,耽误他的时间。”

虽然分手了,小娟和小涛的联系从没断过,小娟经常用她好朋友的微信偷偷地和小涛聊天。小涛说:“我一直很想她,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便经常偷偷问问她的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她朋友直接把手机给小娟了,也就是说,小娟经常用她朋友的身份在跟我聊天。”就这样,小娟和小涛一直通过一个中间好友,维持着稀疏的联系,彼此都很关心对方的生活,却苦于没有身份正常来往。

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小娟妈妈感动之余也很愧疚:“他对女儿很真心,不会再反对了。”

小娟生病后,小涛对小娟的照顾,小娟的妈妈一直看在眼里:“看到小涛对女儿这么真心,心里真的很感动,不会再反对了。”在跟记者沟通时,小娟妈妈脸上还有些许愧疚,她反复解释:“之前,我们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是怕小娟嫁得太远了,会受委屈,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女儿留在身边。”

对此,小涛表示,这是父母的爱和关心,可以理解。“做父母的都不想女儿嫁得太远,怕女儿受委屈。”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小娟的父母曾和小涛说过,如果他现在离开小娟,他们也不会责怪小涛,因为本来就已经分手了,他也没有这个义务要照顾小娟。“但是我觉得她一个人对抗病魔,实在是太孤单了。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要陪她走下去。”

小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她的身体状态也好很多了,如果移植成功了,等康复后就努力让小涛的父母接受她,然后嫁给小涛。

小娟指标还是达不到移植手术的要求

需要再进行一次化疗

7月4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住院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小娟便在妈妈和小涛的陪同下,从出租屋步行了10分钟左右到达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到了医院后才发现病例落在出租屋里了,小涛立马小跑回去取病例,约七八分钟左右,满头大汗的小涛回到医院。将病例递给医生后,便娴熟地帮小娟和自己穿上无菌服,走进了病房。

检查进行了半个小时,小娟和小涛的脸色都不太好地走了出来。小涛说:“小娟的指标还是不够好,需要再进行一次化疗,要不然,移植手术会有危险。”移植手术不能立马做,医院没有化疗的床位,医生建议,小娟回到她最开始接受治疗的医院去化疗。一次化疗,大约需要半个月。听说了这个消息,小涛更是急得团团转:“原来的医院是吴江永鼎医院,距离这边很远,小娟的父母肯定也不能住在这边的出租屋了。”随后,小涛便到处打电话联系朋友,看看能不能再就近的医院找到床位,但是,结果都是让人失望的。

12点左右,一行人准备再次从医院步行回出租屋,这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小娟身体虚弱,肯定不能淋雨,小涛又四处去找雨具。小娟的手上有留置针,怕被雨淋湿,小涛用衣服帮她细心地裹了一层又一层。

好不容易折腾到出租屋,无法接受检查结果的小娟坐在床上默默流眼泪,小娟的妈妈也红着眼睛安慰女儿。这时候,小涛在厨房下面条,一声不吭,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看着他默默忙碌的背影,记者可以感受到小涛心中的无奈和压抑。

前期治疗花费20万掏空家底

骨髓移植仍缺50万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小娟从发高烧到化疗,医药费一共花了近20万元。“在她化疗的阶段,每天几乎都要一万多,因为化疗要用很多进口药,现在家底都掏空了,真的是一点钱都没有了。”小娟妈妈说:“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不愿意借的亲戚把我们拉黑了,其实我心里也理解。”

小娟的父母都没有什么文化,很早就来苏州打工。小娟母亲之前做一些关于纺织的零活,每个月只能赚一千多块钱,“活多的时候,能稍微多赚点,但不超过两千。”自从小娟生病后,小娟妈妈没有时间做零活,也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小娟的父亲收废品也赚不到多少钱,小娟妈妈说:“之前,小娟的父亲得了肺结核,花了很多钱,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小娟还有个弟弟上高二,下学期学费都还没有着落。”小娟没有买商业医保,小娟父母只能回老家报销新农合,目前还没有现钱到账。

目前,小娟还需要再进行一次化疗,才能接受移植手术。据了解,光移植手术,至少还需要50万。小涛坦承:“我现在压力很大,南京苏州来回奔波,不仅要忙着照顾小娟,也要忙着工作。不仅要陪着小娟化疗,还要想办法帮她筹集医药费。如果钱断了,后续的治疗就没法跟上。”

他们的故事为人所知后,不少好心人为他们捐款,采访中,小涛和小娟的家人多次表示:“真的非常感谢,无以为报。”在此,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也希望,更多的热心人可以伸出援助之手,给予小娟一些帮助。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