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为了买酒喝他卖了同乡孩子 22年后终被判刑

22年前,嗜酒的他,为了换点酒钱,竟然将同乡刚半岁的孩子偷偷抱走,卖给了另一个同乡夫妇,之后就消失匿迹了。直到22年后,他再回到老家,最终在别人陪同下自首,今年1月份被执行逮捕。6月14日,这起案件在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下称“梁溪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李某涉嫌“绑架儿童罪”被提起公诉。在法庭审理最后陈述阶段李某称,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没什么好“辩解”,判刑该判就判,都是应当的。

听到老乡想要个孩子,他竟然想到“抱”一个来卖换酒钱

“我当时就是犯浑,喝了酒胡来!”李某在法庭上说,1995年,他和自己的两位同乡陈某某在常州武进的一家砖瓦厂打工。聊天当中,得悉对方两个人想要个孩子,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要不了,他便动起了“歪主意”,“我喜欢喝酒,打工又赚不到钱,就想着有一个老乡夫妇在无锡周山浜工作,家里就有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想着抱过来卖给他们,能换点钱!”于是,小学肄业且快40岁还光棍一个的李某,决定到无锡“抱孩子”出来。

据其交代,自己在无锡的老乡彭某夫妇在当地菜场做生意,孩子由保姆照料。由于之前都见过,当李某来到彭某家中时,保姆并没有太在意。“我当天上午一开始要把孩子抱走,但是保姆不给,我就离开了。下午又去了,保姆刚好要上二楼做晚饭,我看机会来了,就趁机赶紧抱了孩子离开了无锡,然后乘车到了常州。”李某在讯问笔录里称,到了常州后,自己跟常州的老乡陈某某夫妇说,自己打算把孩子卖了换点酒钱,对方就告诉他,就把孩子卖给他们吧,同时还给了200元钱,然后自己就离开了。

过了几天后,李某觉得200元太少,就想着再找对方要点钱,结果没找到。之后,他辗转打听到消息,说对方两人去了吉林,于是李某跟着对方提供的地址找了过去,不过没找到。因为没钱回家,他就留在当地打工。两2后,他又相继在北京、山东等地打工。而案发后,彭某夫妇先是报案,警方很快锁定嫌疑人就是李某,并发了协查通报,还曾签发刑事拘留证并到其老家进行拘捕,但因为当时客观的限制,李某一直没有到案。为了找到孩子,彭某夫妇则每年都让老家亲戚到李某家中找寻其下落,但李某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了。

20多年后真相大白,难逃法网惩处

直到2016年8月份,因为年纪大身体也不好,没办法继续在当地打工,李某决定回老家。2017年11月份的时候,彭某夫妇的一个亲戚和另一名中年男子找上门,问小孩的情况,他便承认了自己当年抱走小孩并卖了换酒钱的事情。之后,李某到公安机关自首。他交代称,自己当年抱走的孩子刚刚6个月,给常州老乡带走后就没有再见着,也不了解后面的情况。“我这么多年基本没回去过,回去也就是几天,老家没人,就我一个人,我不了解其他的事情,不知道警察在找我。”

当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某称,自己当年就是好酒,做了这样的事情,法院怎么处理,都是应该的,自己没什么好说。对于被自己抱走卖掉的孩子的情况,他也不了解。公诉机关认为,李某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儿,其行为触犯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应当以绑架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考虑到李某有自身行为,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当天,梁溪法院通过简易程序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并依法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8年,罚款5000元。主审法官王学军称,尽管案发时间过去了22年,但是依据相关的法律法规,法院做出了依法裁决。他表示,目前刑法相关条文在涉及此类案件时规定,案件发生20年内都可以追诉,而如果案件发生后警方立案侦查的话,则永久可以追诉,“也就是说,只要警方立案侦查了,就可以一直追诉,没有时间限制,这对于犯罪分子来说,是一种更大的震慑。”

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当年被拐卖的孩子,目前已经上了军校并在部队服役,各方面成长情况不错。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