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共享经济全面“花”开 为江苏经济增添新动能

摘要: 滴滴打车、饿了么外卖、共享充电宝……近年来,由共享单车引发的共享经济在产品分享、空间分享、知识技能分享、劳务分享、资金分享和生产能力分享等领域全面开花,成为经济的新增长点。

中国江苏网讯 滴滴打车、饿了么外卖、共享充电宝……近年来,由共享单车引发的共享经济在产品分享、空间分享、知识技能分享、劳务分享、资金分享和生产能力分享等领域全面开花,成为经济的新增长点。

供需快速匹配,共享改变生活

共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以使用权分享为主要特征的新型经济形态,它整合了各类分散的资源,是实现供需双方快速匹配的最优化资源配置方式。

共享经济经历了2014年、2015年的兴起,2016年、2017年的爆发,2018年的逐渐回归理性,在市场的检验中快速发展。2月27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信息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49205亿元,比上年增长47.2%;提供共享经济服务的服务者人数约为7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城镇每100个新增就业人员中,就有约10人是共享经济企业新雇用员工。

55岁的连云港市赣榆区沙河镇农民李家民没有意识到,他的春雨农机合作社正是时下最火的共享经济。“粮食烘干机、播种机、收割机等农机都是季节性使用,家庭农场租用比自购更划算。”李家民说,合作社有20多名社员,烘干稻谷每吨收费100元,农民不需要买机器,就可以将收上来的稻谷立即烘干。

卡车司机汤明旭借助共享经济平台获得了更多的生意。“常年跑物流,过去一个月起码有十天是空车回程。”汤明旭说,自从他在运满满平台注册之后,空车的情况几乎没有了,收入也从原来每月六七千元,提高到一两万元。今年春节,他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六才回老家过年。“往年腊月没生意,今年忙得开心呢!”

江苏省社科院区域现代化研究院副研究员王树华认为,共享经济作为信息社会发展趋势下现代服务业的典型形式,强调“使用而不占有”和“不使用即浪费”两大理念,崇尚最佳体验与物尽其用的新消费观和发展观,体现以人为本和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发展观念。

从消费向产业延伸,拓展共享空间

相对于传统经济活动,共享经济在提供社会服务产品时,具有低成本、低门槛、低污染,高效率、高体验、高可信度的明显优势。据权威部门预测,未来五年,我国共享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农业、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有可能成为共享经济的新“风口”。

作为“独角兽”企业,自2013年成立至今的运满满,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整车运力调度平台和智慧物流信息平台之一,彻底改变了传统物流行业“小、乱、散、差”的现状,使配货时间由2.27天下降到0.38天,月行驶里程由9000公里上升到12000公里。运满满创始人、CEO张晖说,物流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环节,公司通过对运力的共享优化,进行实时、智能、高效的匹配调度,实现降本增效和节能减排的双重效益。他认为,共享经济具有很强的马太效应,非常容易形成大平台。“因为供给侧门槛降低,且可提供内容的多样性,供给资源丰富,需求方得到极大满足,很多共享经济平台因此由存量平台变成增量平台。”

“租赁”,是共享经济的显著特点之一。王树华认为,虽然现在共享经济多应用在消费领域,但只有向产业领域、制造业领域以及制造服务领域延伸,才会拥有更大发展空间。“创新其实是生产要素重新组合,通过分享、协作的方式搞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能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王树华说,共享经济的思维方式和模式应用于生产制造等领域之后,生产要素的社会化使用更为便利,企业和个人按需租用设备、厂房以及闲置生产能力,会在更大范围内实现生产要素与生产条件的最优组合,让创新变得更容易。同时,也可以降低创新创业的风险。

发展共享经济,江苏需扬长补短

共享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支撑。从全国范围来看,共享经济的企业多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作为经济大省的江苏,共享经济发展与这些省份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如何扬长补短,将共享经济打造为新的经济增长极?

张晖认为,当前共享经济发展面临着法律法规不适应、公共数据获取难、统计监测体系亟待建立等共性问题,尤其需要关注诚信、网络信息安全问题。“目前共享经济平台都是分布在垂直行业里,对既有互联网思维、又有专业领域技能的人才需求强烈,江苏校企可着重培育这样的人才。”

王树华认为,发展共享经济、培育独角兽企业,需要满足四个特征:一是企业所处的行业市场规模足够大;二是产业链下游企业总数繁多且分散,呈现“大行业、小企业”的特性;三是产业的生产、采购、分销等环节链过长,信息化程度低;四是用户在这个行业有明显的技术升级和消费升级的需求。“相对于江苏的人才资源和经济规模,共享经济企业数量仍有很大上升空间,关键要为平台企业创造更加宽松的条件。”

带着互联网金融的因子,多个领域的共享经济平台不断上演着创业、倒逼、并购等现象,监管问题也更加突出。王树华认为,政府部门、平台企业、产业联盟及行业协会、用户群体等都是共享经济监管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多元化协同主体。其中,共享经济平台通过建立完善的准入制度、交易规则、质量安全保障、风险控制、信用评价机制、用户信息保护等大数据监管体系,成为协同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适应共享经济新业态,需要给予市场充分的调整与发育时间,把握好技术创新带来的发展机遇。

本报记者 赵伟莉 朱新法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