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10年追拍“水中精灵” 草根市民成南京江豚“活档案”

长江江豚,天然一副笑脸,是长江流域仅剩的淡水豚类,被誉为长江生态的“活化石”和“水中大熊猫”,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度濒危物种,二级国家保护动物。以前在南京长江水域难以寻觅其踪迹,近年来随着环境改善,江面上的江豚逐渐多了起来。

在南京长江水域岸边,有一位市民,利用业余时间,观察和记录了江豚的生活世界。这一坚持,不知不觉中,至今已有十年。他拍下了数万张江豚生活照片和众多的视频,自己发现了一套江豚出没的规律,不仅成为南京长江水域江豚资料民间最全的持有者之一,更成为江豚观察专家和江豚保护志愿者。他甚至被人称为南京江豚活的档案馆,存储的影像资料吸引了包括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关注。

10年骑坏5辆摩托车,

只为追拍“水中精灵”江豚

今年50多岁的武家敏,此前一直居住在靠近长江边的老下关地区,他的本职工作是南京铁路物资公司的一名政工师。以前的南京下关,虽然有点杂乱,但绿化很好,经常可见到市区难以寻觅踪迹的野生动植物,业余时间喜欢摄影的武家敏开始留意拍摄这些在当时还是“非主流”的东西,在不经意间营造的光辉却盖过了他的本职工作。

谈到自己的“拍江豚史”,武家敏笑着告诉记者,纯属机缘巧合。2007年的秋天,他照例站在单位办公室的阳台上,用望远镜观看长江大桥的风景,意外发现大桥桥墩旁的江面上有几个黑东西,一起一伏的,这引起了他的关注。“虽然在江边生活多年,但这个东西我以前没有看到过,特地跑到江边观看,这几只黑脊背的‘大鱼’是什么东西。”武家敏说,看到这种似鱼非鱼的东西,还真叫不出名字,好在熟悉江边的渔民,一问才知道那动物叫江猪子,回来一查,原来它的学名叫长江江豚,生存环境不容乐观,数量日益减少。

此后,武家敏开始有意关注老下关长江水域的江豚。每逢周末,他就在长江大桥与三桥之间的江岸线上奔跑。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寒来暑往,这一关注一晃竟然就是10年的时间,他也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了江豚10年。

10年来,武家敏的足迹遍及南京长江段几乎所有的江岸线,拍摄了许多珍贵的江豚视频和数万张照片,这些影像资料涵盖一年春夏秋冬四季。风雨中的武家敏骑着摩托车,背着摄像包,脖子上挂着摄像机,熟悉地盯着江面扫视着,如同一个哨兵巡视着自己的驻地一样,痴迷而又专注。

“骑着摩托车沿着江岸线追寻江豚的足迹,有时候一等就是一整天,也难觅它的靓丽身影,很是沮丧。有时,意外碰到江豚飞跃在江水里,感觉如获至宝,一只脚撑住摩托车,右手‘啪啪’地按下快门,左手打开摄像机的开关,不停地扫描江面,拍下千载难逢的场景。”武家敏兴奋地向紫牛新闻记者比划着他看到江豚时的场景,那曾经的寻觅无果的失落荡然无存。

10年来,武家敏仅摩托车就骑坏了五辆,行程基本都能绕地球走上一圈了。

拍下最精彩江豚的画面

成了南京江豚民间影像资料活档案

“老武现在成江豚专家了,只要他想看,就能看到,而且还能拍到,别人可做不到。”多年前一直在江边打鱼的渔民周师傅这样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与武家敏相识多年,经常是看到江豚出现的同时,岸边也出现了老武的身影。

为了寻找江豚,武家敏告诉记者,自己确实跑了不少冤枉路,而随着看见江豚的次数多了,他开始有意识地记录江豚出现的江面与周边的环境变化,试图总结出一个规律,以便更好地观察江豚。

长年累月的追寻,从不轻言放弃,武家敏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已能根据气候的变化以及南京沿江状态,总结出来了江豚出现的规律,一次次“轻易”地用镜头捕捉到了江豚。如今,武家敏根据自己摸索的规律出击,看到江豚的几率相对也高,基本上一击必中,总能拍到可爱的江豚。

“俗话说得好,‘江豚拜风’,阴天的时候,江面上起点小风,但又不能太大,江豚出现的概率比较大;而在枯水期,配合较好的天气,江豚也会出现。当然,这还不是全部,你还得观察江面上的情况,比如有小鱼浮头,或者天空中有黑耳鸢群出现……”武家敏介绍说,黑耳鸢捕鱼,江豚也要捕食,可能水中的江豚与空中的黑耳鸢有惺惺相惜之感,经常会出现黑耳鸢与江豚同戏江面的场景。

“江豚可能怕热,尤其是太阳烈的时候,绝少见到江豚出现。特别是今年南京的江面在高温炙烤下大约有两月之久,市民就难得一睹它的芳容了。那长江江豚躲到何处去避暑了呢?这真是一个谜,我正在寻找答案。”武家敏笑称。

十年来跟拍江豚,也让武家敏拍出了不少得意之作。比如,今年5月19日中午,武家敏在南京老下关江边拍到了江豚飞跃出江面的瞬间画面,可谓是最精彩;今年7月的一天晚上7点多,他在江边码头处发现江豚群约50头三五成群向上游追逐而行,可谓最壮观;2013年11月30日上午,他在长江潜洲岛拍摄到江豚追食野鸭的场景,可谓最风趣;而在2016年11月28日下午,他拍到了一张江豚脊背被划出深深伤口的痛苦模样,可谓最痛心……

一日之间,一年四季,

他对江豚的活动了如指掌

“他称得上是南京最熟悉江豚的民间专家了,南京长江水域的江豚情况他也最知情,真是不容易。”南京一位研究江豚的专家这样形容武家敏。

梳理最近十年自己观察江豚的行踪,武家敏说,他基本能确定江豚活动的范围。“江豚活动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南京新生洲下游与南京长江大桥江面上游这一水域。”武家敏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可以确定南京长江大桥上下游至南京二桥之间,是江豚活动较多的区域,该江段江豚大约有50头左右。

“早晨,江豚喜欢出现在长江大桥与老江口一带活动。中午,江豚常常在下关电厂旧址水域。晚上,江豚最喜爱在长江中的潜洲岛附近栖息。”武家敏说。而记者采访得知,他不仅熟知每天江豚的活动轨迹,甚至一年四季也了然于胸。

春天,江豚最喜爱出现的水域点是老下关四号码头周围,它们在这里追逐示爱,繁殖后代;夏天,江豚最喜爱活动水域是长江大桥到长江三桥之间,循环往复地从上游冲浪而行,随后又从下游潜伏而回,一般探头出现较少;秋天,江豚最喜爱三汊河、金川河和外秦淮河长江出水口附近的水域,在这里捕食玩耍。冬天,江豚则最喜爱中山码头周围的一片水域。

据武家敏多年的观察,虽然科考机构统计目前游弋于长江的江豚仅存不到千头,但在南京段长江水域的江豚约有60多头,这个数量可以说是十分稀少,很多市民都难得一见。

他与扬子晚报有不解之缘,

成为保护江豚最坚定的志愿者

武家敏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南京长大的他,一直喜欢订阅《扬子晚报》。在十几年前,记者在采访中偶然与他相识,此后开始向记者提供新闻线索和投稿,并发表了很多由他拍摄的花鸟虫鱼的照片,其中就包括江豚照片。

为了更好保护长江江豚和长江流域生态环境,2014年1月,南京市政府提出对江豚实施保护,当年9月,省政府批准设立南京长江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新建码头港口码头将受到严格限制,同时,保护区内的渔民也将逐步退出,最终实现在保护区内彻底禁渔。

此后,南京江豚保护协会经南京市民政局注册的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社会团体于2015年7月发起成立,武家敏是创立协会的6人之一。他们开始四处奔波,宣传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宣讲江豚保护意义,监督危害江豚的不法行为。

“长江江豚是南京代表性物种之一,南京也是全国仅有的在城市中心江段有野生江豚栖息的城市。为了让更多人关注长江江豚和长江生态保护,扩大南京长江江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我愿意和协会江豚保护志愿者一起努力,将长江江豚打造为南京的城市物种名片。”武家敏说道。

10年变化, 江豚逐渐增多,越来越受到保护

观察江豚10年来,武家敏告诉记者,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江豚越来越受到人们的保护,除了数量越来越多外,它们被伤害的途径也越来越少了。

“我最早看到江豚时,它们也只有三五头,后来数起来有十几头,最近几年来,逐渐增加到五六十头了。”武家敏说,不仅江豚的数量在增加,随着管理部门的规范,捕鱼得到有效整治,加之环境改善,江豚的生存环境也越来越好。

而记者梳理这近十年来的采访经历,从报道过的长江江豚死亡样本可以看到,其实绝大部分江豚死亡都是因为人类活动造成,较少部分是因为疾病及自然死亡。

武家敏告诉记者,从他多年来的观察发现,从最早经常在长江里发现有使用诸如滚钩、迷魂阵等渔具,确实有人捕到过江豚,但江豚基本都受伤较重,后来甚至还有电鱼、炸鱼等手段,有可能直接导致江豚死亡。“如今,这样的捕鱼方式已经很少见了,有些捕鱼方式已经入刑,更有力制止了伤害江豚的可能性。”武家敏称,除了一些非法的捕鱼方式被取消、禁止外,国家每年都设定了长达数个月的禁渔期,这也有利于江豚的休养生息。此外,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重视环境,长江水体的改善也是看得见的,这也为江豚提供了可持续性的生存空间。

但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长江上航运船舶对江豚的伤害目前尚无法完全避免。而紫牛新闻记者也曾报道过疑似被船舶螺旋桨击伤江豚并致其死亡的案例。目前长江上繁忙的航运船舶也确实对江豚形成了较大的影响,比如螺旋桨可能造成直接伤害,轮机巨大的噪音造成的干扰等等。“虽然航道有固定的线路,但江豚并不一定能避开,也因此避不开被伤害。”武家敏说,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江豚保护人类朋友的行列中来,共同营造一个和谐美丽的生态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