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违规三轮车狂奔致命 朋友圈视频引发疑云

摘要: 5月16日上午10:59:04,家住徐州市铜山区茅村镇的郭建发,驾车行到此处,这是一处直角拐弯的马路,属双向两车道。一切似乎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他驾车撞在拐弯尽头的墙上,只差一米的距离,如果他的速度再慢那么一点点,绕过这一米,他就有可能避过这场厄运。

他的身边还有贤惠的妻子,慈祥的老母亲,虽然每日辛劳,但仍然可以享受一个普通人的快乐和幸福。

5月16日上午10:59:04,家住徐州市铜山区茅村镇的郭建发,驾车行到此处,这是一处直角拐弯的马路,属双向两车道。一切似乎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他驾车撞在拐弯尽头的墙上,只差一米的距离,如果他的速度再慢那么一点点,绕过这一米,他就有可能避过这场厄运。然而,这世界没有假设,也无法重来,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时刻,终年43岁。

为什么他的车速不能慢一点?家人说因为他违章了,交警在追他。而交警的说法是没有追,只是在尾随。

监控上留下他在世界上最后一抹身影时,他所骑的正三轮摩托车在快速转过一个90度的弯道后,撞在了前方一堵围墙上。数秒钟后,一辆徐州当地交警的车辆出现了,绕过郭建发车辆前方,车上的人下来查看后,喊来120急救车,但郭建发已当场死亡。

朋友圈的微信使得车祸扑朔迷离

6月26日,在徐州广山驾校内,郭建发的二姐、三姐扶着母亲一起来到位于这里的鼓楼区交警大队事故科,领取了弟弟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后,黯然神伤,因为上面写着“郭建发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三姐郭燕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弟弟出事至今一个多月了,她到处跑,找人问细节,“虽然结果不满意,现在也有成果了,监控拷(贝)给我了。”

“5月16日中午接到我弟弟出事的消息。”自从弟弟出事后,郭燕梅随身带有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个个时间段,精确到秒。大姐接到弟弟手机打来的电话,说弟弟出事了,她联系两个妹妹急匆匆地赶到位于广山驾校处理事故的交警大队,被民警告知弟弟已被送到殡仪馆了。

他们本以为这是弟弟不小心引发的简单事故,但当晚,有路人在郭建发事发现场拍摄了多段视频,上传至朋友圈,并在当地传播开来,其中有两段短视频。

紫牛新闻记者从郭家人提供的视频里看到,在郭建发撞墙事故的现场,一位当地市民上传的视频还配了旁白:“他们(指视频中两名着警察服装的人)说他们是路过的,明明是断(意为追)人家……”郭的二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们就此向警方交涉。警方回复称,他们也看到了该视频,并找到了视频的原始发送者,但对方说是转发别人的,并拒绝作证。

3分多钟,3公里路程,发生了什么

“千不该万不该,我弟弟不该拐进气象台北侧的马路,这个弯太急了,有90度呢!”郭燕梅说,事后她看了视频,弟弟所经路段就是在兜圈子,似乎是在躲避什么人。后来,她才明白,躲的是交警。

在反复观看监控视频后,郭燕梅的小本子上记上了每一段监控的时间段。

“警车一直在郭建发的车后,从监控来看,最近的距离为5秒,最远的距离不到20秒。”郭燕梅说,这都是根据监控显示的时间差来计算的,姑且这样计算。

“从交警发现我弟弟违规,到他发生事故,时间仅隔3分48秒。交警在回复我的信访材料时称,是在发现后的25秒后启动车辆尾随的,那减去25秒,也就是说交警开车追赶我弟弟,这一段路只用了3分23秒。”郭燕梅说,紫牛新闻记者坐车实地测量后发现,这一段距离正好3公里。

“走这一段路,中间有三个大的拐弯,速度不会太快,算一下,3分23秒,交警追了3公里,时速是多少?”郭燕梅说,交警的平均车速约在56公里每小时。郭建发的外甥女婿再次驾车沿原路行驶,为保证能在3分23秒之内驶完这一路段,有的直行路段他最高时速超过70公里。

为什么跑?违规为躲避罚款

郭建发的死亡鉴定报告还没有下来,郭燕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可能是反转过来的三轮车把手撞到了前胸或者腹部处,伤到了脏器导致了死亡。

从监控中看,郭建发驾驶的三轮摩托车速度很快,不时回头张望,可能是观察后面的警车。那郭建发为什么见了交警,要驾车死命狂奔呢?郭燕梅直言,怕罚款,被罚怕了。

“去年10月12日,弟弟急匆匆冲进二姐开的茶叶店里,急吼吼地拿了800块钱,说是车被交警扣了,要交罚款。”郭燕梅说,弟弟边拿钱边说,交完罚款要赶回家给儿子过生日,所以这一天她记得格外清楚。偶尔听弟弟说,车辆被扣在停车场,一两天时间,光停车费就得200块钱。

郭建发经常辗转于徐州刘湾木材市场、欧佩莎建材市场、森帝家具厂等几个大市场,靠着人脉接活,这次是跟刘湾木材市场的一个老板运送木材,不想发生意外。

“我们承认弟弟可能存在一些违规,比如二环不准载货三轮车进入,比如拖的木材稍微长了一点。”郭燕梅指着打开的一段视频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其实交警追的是另一辆三轮车,驾驶员拐到对面路上跑了,结果同向路上的郭建发被交警发现了,交警对着马路对面的弟弟招手,示意停车,但郭建发没有停。

到底是尾随,还是追逐?

郭的大姐夫看到徐州电视台“政风热线”播了一条新闻,同样是一辆警车追逐一辆三轮车,结果三轮车撞上电线杆,驾车老人受伤了,警车却独自离开了。说是警车不能追逐车辆的,那这不是同样的案例吗?大姐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然而,当地的交警回复他,这是尾随,不是追逐。

“我都咨询了十几个律师了,我想为弟弟要一个说法。”干练的郭燕梅说,有律师告诉她,根据《交通警察执勤执法规范》第七十三条中“查处违法行为应当遵守以下规定”,“(三)除机动车驾驶人驾车逃跑后可能对公共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有严重威胁以外,交通警察不得驾驶机动车追缉,可采取通知前方执勤交通警察堵截,或者记下车号,事后追究法律责任等方法进行处理。”

事发后,弟弟的事故就是由鼓楼交警事故中队处理并出具的责任认定书。

75岁的郭母张佳秀,为不给儿女添麻烦,在铜山茅村镇赵庄开了个小杂货店,卖些日用品补贴家用。现在杂货店关了,腿脚不好的她,还要跟女儿们一道去寻找儿子死亡的真相。

郭建发的父亲早年是徐州当地木材公司的工人,在郭建发10岁大时,因工伤去世。郭建发留下妻子和一女一子。女儿今年13岁,读初中,住校。儿子上小学,今年正好也是10岁。郭建发略显瘦弱的妻子孙素薇抹着眼泪说,在她眼里,丈夫“每天都在拉活,一个月挣个4000块钱,靠他养活一家4口人。”

1998年,郭建发从部队转业回家,被安排到徐州饭店上班,几年后郭下岗了,他们也结婚了。下岗后的郭建发开始用三轮车给人送货,赚钱养家。事发时的车辆是他花了12000元钱买的,燃油三轮摩托车。

事故认定:载物超重超长,操作不当

紫牛新闻记者从徐州市鼓楼区交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看到:“郭建发驾驶正三轮载货摩托车载物质量超出核定质量、载物的长度超过装载规定,且操作不当,是造成事故发生的原因”,认定:郭建发负此事故全部责任。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在另一份徐州市交警支队回复郭家人的书面材料中称:“2017年5月16日,泉山交警大队民警金*带领中队辅警冯*在二环北路和园爱家小区附近道路值勤”……“10:55:50,苏C78B警号警用巡逻车……发现三轮车由东向西出现,交警示意停车接受检查,该车未停,继续西行。巡逻车是在25秒后启动,不存在发现违法车辆立即追缉的行为。”

警方称,从多个道路的监控录像看,“巡逻车始终是低速行驶,与三轮车保持有较远的安全距离,巡逻车驾驶员与三轮驾驶员是相互观察不到的,且巡逻车与三轮车之间还有较多社会车辆在道路上正常行驶。”

紫牛新闻记者也在监控上看到,警车离摩托车确实有一段距离。

“这个距离在监控上也许觉得不近,但警车一个加速不就能追上了吗?你说,郭建发他能不慌吗?”郭燕梅激动起来,“我弟弟违规是在徐州泉山区,也是泉山区交警大队的交警追的,我弟弟转上观宇路后,进入了鼓楼区地界,对方还是照追不误,这是跨区执法吗?”

6月29日下午4点左右,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处理郭建发事故的徐州市鼓楼区交警大队孙警官,他告诉记者,郭建发是单方事故,这个可以肯定。

当紫牛新闻记者询问后面有警车尾随与郭建发发生事故是否有联系时,孙警官称“这不是我能定性的,我们有纪律,不能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联系了驾警车尾随值勤所涉及到的泉山交警大队,该大队一名副大队长称,他们已实行回避制度,目前除了事发地鼓楼区交警大队在处理外,徐州市交警支队纪委也已介入调查。

今天下午,郭燕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们以当事两名警务人员涉嫌渎职罪向当地的泉山区检察院提起控告。“他们说要调查的。”郭说。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