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媒体:南京的马拉松赛道都像越野赛 求虐虐得想哭

摘要:  “金三”“银四”,国内的马拉松赛事如火如荼。4月9日,包括徐州、武汉在内一共有9场马拉松比赛;4月16日,包括江宁春牛首、金湖、台儿庄马拉松一共6场比赛;4月23日,省内唯一的金标赛事扬州半程马拉松又要开始啦。

产经观察 马拉松

“金三”“银四”,国内的马拉松赛事如火如荼。4月9日,包括徐州、武汉在内一共有9场马拉松比赛;4月16日,包括江宁春牛首、金湖、台儿庄马拉松一共6场比赛;4月23日,省内唯一的金标赛事扬州半程马拉松又要开始啦。无数条“最美赛道”与千万张“青春笑脸”在向你问候的同时,求虐or 求快?马拉松赛道上的“路线之争”也在悄然发生。

“南马”成“难马” 求虐虐得想哭

忽如一夜,南京的各类马拉松比赛遍地开花。技术流地说,南京马拉松的赛道也是一马难过一马。

已是两届的南京马拉松,从前年的“滨江马拉松”优化成去年的“城市马拉松”,亮点多多,尖叫连连。穿600年中华门城堡,连六朝中轴线,拜中山先生铜像,访玄武湖十里长堤……优点大家看到,但是,“城市马”上升为“越野跑”的赛道难度也让不少人望而生畏。南马赛道的起伏自不去说,前半程出中山门—中山植物园—龙脖子,这是一个大坡;后半程定淮门大街左拐上江东北路,一连4个下穿式隧道,先下后上,起起伏伏。记得去年南马,一位跑全程的朋友后半程跑到第三个隧道后,干脆放弃,“这个难度也忒大了。”记者的一位山东媒体跑友,今年武汉全程3小时02分PB(个人最好成绩)的“大神”,他参加了第一届南马就直言,“南马坡道太多,需要不停改变跑步节奏,这对于一般跑者而言,不太好适应。”

3月26日的溧水山地马,开宗明义就告诉你,“亲,我这是山地马拉松。”虽然这只是一个只有半程马拉松的比赛,但是,抱以轻心的人注定会吃苦头的。无锡马拉松跑进3小时20分的“湖边山色”跑友连连感叹,“溧水的坡太猛了,腿都抽筋了”!场场赛道都声称是“最美赛道”,难度各有不同。溧水半程山地马拉松爬升高度是256米,南京马拉松全程爬升高度是160米。

16日刚刚结束的江宁牛首马拉松亦然,求快之前先被虐。这一全程赛事的爬升高度是350米,山势连绵,缓坡阵阵。近2500名全马选手充分感受的是这一赛道的酸爽。这样的赛道哪是马拉松,完全是越野赛,越野赛完赛即可,马拉松是需要比赛成绩的。江宁春牛首的冠军成绩是2小时27分。因这赛道不易再加上天气炎热,多数选手觉得比平时慢了20分钟以上。一时间,吐槽无数。“痛并快乐,快乐着,恨恨且爱且狂。”

老山100公里越野赛,紫金山玄武湖穿越赛,江宁蟠龙湖山地马拉松赛,南京融山水城林于一体,这既给跑步者带来了赛道的多样性与丰富性,也让一些跑步者望而生畏。许多人感叹,到南京来跑步,就是找虐的。

“掰直”再“降坡”

一切为了PB

和江苏省体育竞赛公司的相关人士交流时,大家一致认为,马拉松正从精英型向大众化过渡。与社会上众多体育活动不同,马拉松是一个有明显盈利模式的运动,一个人一双跑鞋,只需要去挑战自己,心理上想PB(个人最好成绩),装备上要升级,这个模式就成立了。作为个体的人和人类一起挑战自身,这是马拉松运动爆发的前提。

当许多人认为马拉松过热时,岂不知,马拉松才刚刚红火。2016年中国马拉松年度报告显示,在中国田协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赛事达到328场,较2015年的134场增加了近1.5倍。但是,2016年中国全程马拉松完赛人员仅14.2万人。相对滞后一点的美国2015年数据是,美国一年全程马拉松完赛人数54万人,全马赛事近1000场。

2015年南京马拉松,南京人李逸凡以2小时37分在国人中夺冠,2017年武汉马拉松李子成以2小时17分国人中夺冠,这些非专业选手所取得的成绩证明着马拉松运动大众化的赫赫成果。以2017年无锡马拉松为例,5346名全马选手PB,超过1/3的全马完赛选手创造了自己的新纪录。而且258位选手(其中中国籍选手235位)跑进了3小时。

对于一名普通跑者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战胜自我(创造PB)吧!当马拉松运动从精英型运动变身为大众化活动时,一些细节的变化正在发生中。

据参加了2016年东京马拉松的跑友周宏标介绍,2017年2月26日举行的东京马拉松,为了对标“世界最快赛道”的柏林马拉松,取消了最后一段的上坡路和朔风野大的海边路,而是取直取缓将终点放到了皇居附近。难度系数降低后,本届马拉松男女双双创造赛会纪录。男子2小时03分58秒的成绩铁定能进今年前十。

国内赛事中,金标赛事的上马、北马、厦马近几年也不断地调整赛道,为的是让运动员能够创出更好成绩,“一切为了PB”。上海马拉松经过多次优化,如今赛道几乎可以媲美柏林(上海全程赛道爬升53米,柏林全程赛道爬升78米,数据系记者亲身体验所得)。北京马拉松2015年起把最后一段不停上坡的奥森公园给绕开了。厦门马拉松2014、2015年都绕开了难度最大的演武大桥6公里。上周刚结束的武汉马拉松,对两段赛道进行了优化,一是东湖绿道段避开了原来僵硬的水泥路段,二是取消了晴川大桥,代之以更容易些的江汉大桥。省内这些年名声鹊起的无锡马拉松,也在2016年调整了38公里后的一段上坡路,使得选手有余力应对“艰难的最后一公里”。

马拉松赛道的流行趋势在变,你还能沾沾自喜于自家的赛道很虐吗?

趋势在改变

南京新机遇何在

2017年,南京马拉松的变革之年。

南京马拉松到第三年,延明体育以及冠名赞助商南京银行三年合作即将到期。

签了8年的江苏健和运行春牛首马拉松到第二年,一年亏、二年平、三年翻身。话虽如此,江苏健和的董事长易敏还是捏把汗的,赛道过虐,运动员安全是首要问题,难度不降,运动员“今年来了明年还来不来”也是问题。

玄武湖第二届100公里“超马”,7小时59分冠军产生,比去年“玄百”提高了1小时15分,从上海赶来的100公里超人宋跃斌很是满意。全程每公里4分47秒,速度与激情同时上演。

环老山200公里穿越赛、南师大操场100公里跑……这些原来想不到的事,在这个春天都已经发生。

更多的普通人爱上了跑步,一部分跑步人越玩越野。从无到有,几乎每个区都有了自己的跑步活动,会有超级IP从中诞生吗?在求虐让步于求快的大众化潮流面前,如何跟上这一浪?

明城墙绕城的南京,人们说的是山水城林;跨江发展年代,以江为线,能否串起最繁华、最现代的南京,也是一件可以琢磨的事情。在既有足够酸爽的南京马拉松、江宁春牛首山马拉松的同时,又能拥有一条以“求快”为诉求的马拉松赛道,南京的跑友会觉得倍加幸福吧。

以江为带的国家级江北新区、以水为屏的江心洲中新生态岛,在南京,一个以快为诉求的新机遇,应该在酝酿中爆发吧!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