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动态资讯

周建林:一座古城堡,承载千年历史

新浪江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18年12月,我带队赴英国伦敦和爱丁堡学习培训,我们利用休息日参观了爱丁堡古城堡,这座千年古堡以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宏伟的经典建筑令人留连忘返,也以其复杂的王室纷争、残酷的战争厮杀让人感叹不已,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和无限的遐想。

英国全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是由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四个地区组成。爱丁堡是苏格兰首府,自中世纪以来长期作为苏格兰的政治中心。爱丁堡城堡所在的火山岩从铜器时代便已存在了,它是一个三面峭壁、一面较平坦的山丘堡垒;公园7世纪,诺森伯人占领了这块高地,并改名为爱丁堡。我从城堡东门的广场通过吊闸门进入城堡,直至最高点圣玛丽特礼拜堂,整个爱丁堡老城尽收眼底,古城堡在这个城市中具有无可替代的独特地位,它是苏格兰文化遗产的标志。苏格兰最重要的国宝——苏格兰之光和命运之石都展示在这里;苏格兰总督府位于城堡内,还有苏格兰国家战争纪念馆和三家军团博物馆;十五世纪英国最大口径的石炮依然屹立在半月炮台上,用于航海和报时的一点钟大炮一直沿用至今。漫步古城堡,凝视每一件文物,就是在品鉴苏格兰宏大史诗中的一个片段。

古城堡见证了苏格兰王室的多次更迭。最晚不迟于1093年,爱丁堡已是一个皇家生活中心,并且在整个中世纪时代,它曾是重要的国家要塞;从11世纪到17世纪早期,位于城市中心的坚固城堡一直是王室的主要居所。1070年,国王马尔科姆三世和他的皇后玛格丽特将这座城堡建成了他们的家;这里曾居住过20多位国王,直到1625年詹姆斯六世即后来苏格兰与英格兰统一后的新国王查理一世搬离此地迁居伦敦。它不仅为王室提供了舒适的生活区域,也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王权的至高无上与威严。历位国王先后为这座城堡兴建了豪华的皇宫和庆典场所,包括国王、王后、王子及公主的居所,皇冠室、庆典大厅、宴会大厅、王冠广场、城堡塔楼等,无一不显现出王室的气派与奢华。它目睹过皇家庆典、国家盛宴、盛大游行、骑士比武和虔诚祈祷,迎接过多位王子和公主的诞生,经历过国王或王后的辞世,安葬过玛丽王后的遗体,也记录过处死叛军首领的血腥场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城堡是苏格兰历史的缩影。

城堡中最珍贵物品是号称苏格兰之光的王室御宝和命运之石。苏格兰之光是不列颠群岛最古老的王室御宝,包括王冠、权杖和护国宝剑,其中,王冠是由爱丁堡的金匠约翰·莫斯曼于1540年为詹姆斯五世打造的,王冠用圆圈加前后左右共三条金带固定,并镶嵌了众多宝石,光彩夺目、华丽无比;权杖是由罗马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于1494年赠予詹姆斯四世的,詹姆斯五世登基后命工匠将其加长;护国宝剑是由罗马教皇尤利乌斯二世于1507年赠送给詹姆斯四世的,三件御宝首次被同时使用是在1543年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加冕典礼上。御宝经历了历史上的风风雨雨,1651至1660年间,它们被藏于邓诺特城堡地下和凯奈夫教堂地板下面,以免落入政敌的魔掌;1707年,在苏格兰与英格兰签订《联盟条约》后,三件御宝被锁在爱丁堡城堡的王冠室;1818年,沃尔特·斯科特爵士经王室批准打开了王冠室,发现御宝原封不动躺在橡木箱中,如同111年前被封存时那样。王冠室的另一件宝物是“命运之石”,尽管外表其貌不扬,但这块饱经风霜的石头却是中世纪苏格兰民族的象征,在拥立国王的过程中至关重要。中世纪的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早期的国王是在珀斯附近的斯昆举行登基典礼的,仪式中央摆放着一块当地的砂石,传统上认为它曾是一尊充满神力的皇家长椅式宝座的一部分,每一任新国王都由最重要的贵族们仪式性地抬到宝座上去,这一规矩一直延续到十三世纪后期,王室将这块石头叫做命运之石;1296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发动独立战争,宣称他具有上帝赐予统治苏格兰的权利,为帮助实现这一目的,他强行将命运之石从斯昆修道院掠走,存放于伦敦的西敏寺,并将其嵌在了一个新制作的“加冕椅”鎏金宝座中,自那以后,英格兰大多数君主的加冕典礼都用到命运之石,并且自1714年起,所有大不列颠统治者的加冕典礼上都用到了它;当然,另有一位苏格兰人也是坐在命运之石上登基的,既是苏格兰国王的詹姆斯六世也是英格兰国王的查理一世,他于1603年在西敏寺被加冕为英格兰国王时坐在了命运之石上,印证了“这块石头在哪里,哪里就会被苏格兰人统治”的预言;1996年,在命运之石被夺走700周年之际,终于物归原主,重新存放于爱丁堡城堡,将来只有在西敏寺举行加冕典礼时,它才会暂时离开。

古城堡同样见证了残酷的种族战争,它是不列颠岛上被围攻次数最多的地方。中世纪以来,有记载围攻城堡就有26次之多,不仅是苏格兰贵族之间为争夺王位发动战争而攻守城堡,还有与英格兰、法国的战争冲突同样殃及这座城堡。古城堡有着强大的防御能力,但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围攻都获得了成功,通常是因为守卫军遭遇疾病、粮食和弹药短缺特别致命的是缺水问题。由于城堡位于高处,当水井被抽干、堵塞或者恶意下毒,守卫军就会死亡或被迫投降。在整个13世纪,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关系整体良好,但到这一世纪90年代,苏格兰王位继承人危机给和平划上了句号。亚历山大三世于1286年突然去世,他的孙女玛格丽特也于1290年突然死去,王位空缺并且没有明确的继承人,导致很多贵族发起对王位继承权的争夺战,英格兰的爱德华一世国王被邀请对此作出裁决,他选择了一位完全具备条件的候选人—加洛韦勋爵约翰·巴利奥尔,约翰于1292年被加冕为国王。但此时爱德华一世声称自己在苏格兰具有最高统治地位,他从中煽动苏格兰其他贵族发起叛乱,于是便发动了征服苏格兰的一系列战争:1296年,爱德华一世国王第一次入侵苏格兰并夺取了爱丁堡城堡;1314年,苏格兰的罗伯特·布鲁斯国王从英格兰人那里夺回了城堡,并摧毁其中的防御工事以防止它再次被利用;1335年,作为再次征服苏格兰企图的一部分,英格兰的爱德华三世国王重新夺取了爱丁堡城堡;1341年,威廉·道格拉斯爵士出其不意袭击了英格兰的占领者,并为苏格兰人收复了城堡。数十次的战乱,对城堡的损毁不言而喻,毁了建、建了又毁,成为争夺城堡的常态。1573年,英格兰的大炮对城堡造成了毁灭性破坏,从而结束了长期围城;1689年,在苏格兰政府军对詹姆斯党人军队为期三个月的轰炸期间,城堡再次遭到了毁坏洗劫。无论是守卫城堡,还是奋力攻城,大炮的作用是无法替代的,其中建成于1449年的蒙斯梅格大炮重达6吨,炮膛口径19英寸(48厘米),这门射石炮当时动用了上千名士兵才将其运上城堡。当然,护城大炮也会被用于战争以外的活动。1558年,蒙斯梅格大炮鸣炮庆祝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婚礼;城堡上还有一门叫做一点钟大炮的火炮被用于协助船运,1861年,炮台上的大炮在下午一点钟准时呜放,让海上的船员将船舶与太阳的位置进行校准并提醒人们对时,这一传统沿用至今,不过现在它更具象征意义罢了。

古城堡作为王室所在地,当然有军队守卫。这里有许多建筑是军营,也有作为关押战俘的监狱,监狱的刑罚和刑具形形色色,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城堡上的空地,也不时用作处死叛军首领或异教徒的刑场。与监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城堡中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是苏格兰国家战争纪念馆,以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阵亡将士,里面记载着苏格兰12个军团及其他特种部队为国家付出的巨大牺牲;还在新兵营内另辟一处设立苏格兰皇家龙骑卫队军团、皇家军团和皇家步兵团三个博物馆,以纪念御林军为保护王室所做的贡献。

站在古城堡上,我看到不仅是众多的千年古迹,也深深体察到英国政府悉心保护文物的匠心精神,爱丁堡城内历经数百年风雨沧桑的塔楼、教堂默默地注视着这座城市的变迁。同样,南京也是六朝古都,与爱丁堡一样,南京城也历经数次战火,而现今南京对古城的保护与爱丁堡相比差距实在太大。南京拥有600多年历史、世界最长的都城城墙,而现今保留下来的已不足一半,我曾经工作过的富贵山城堡,当年太平军从天堡城突入,城墙上有记载太平军攻入南京城的石碑,现在这块石碑早已不知去向;而太平门在拆毁几十年后又在原址冒出一个“美仑美奂”的仿古城门。古迹保护首先是维护,遗址遗存首先是留存,而不是去旧更新、“洗新革面”,是延缓“衰老”,让遗迹得以永存。相比爱丁堡,我们保护文物古迹确实任重而道远。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