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户籍制度改革新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摘要: 国家发展改革委8日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明确大城市取消或放松落户限制,这意味着在大城市落户将会变得更容易。

国家发展改革委8日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明确大城市取消或放松落户限制,这意味着在大城市落户将会变得更容易。

新一轮“夺人大战”之下,落户优惠政策早已花开多城。近日,杭州出台新规,专科及以上学历在杭工作缴纳社保可直接落户。2月14日,南京新发布的《积分落户办法》,进一步降低落户门槛。“城里人”越来越多已成趋势,这些大城市为他们的到来做好准备了吗?

放松落户是顺应规律

今年21岁的周思凡3年前跟随父母从安徽到南京经营馄饨店,全家租住在一个老旧的两居室内。只读到初中的他,几项指标累加后,距南京积分落户的标准还差一小截。

“我一直向往大城市生活,再多打拼几年,将来谈个女朋友就在南京安家。”当从手机上看到南京有可能进一步放低落户门槛时,小周感觉自己离梦想的生活更近了。

说话间,一位顾客落座,点了份小碗馄饨。小周起身接单,俏皮地用不标准的南京话问:“阿要辣油啊?”

小周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喜悦,透露出他对被这座城市认可的渴望。和小周一样,许多在城市打拼的人们,或许身处城市中央,心却总在城市边缘徘徊。

“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我们城市扩容很快。但随着出生率下滑,劳动力红利和人口红利都不比从前,各大城市迫切需要人才和人口,开放落户政策是顺应发展规律。”省社科院社会政策所所长、研究员徐琴指出,特别是一些资源型城市和边远地带的城市,人口收缩导致经济活力下降,城市发展减速。从长远来看,开放落户将有效为城市补充人力资源,增强经济社会活力。除北、上、广、深这四座城市外,其他所有城市,都应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不设任何门槛。

“放开落户,城市反而不必限制房价了,选择居住地是一个综合性决策,要相信市场自己的调节能力。”徐琴认为房价不会因外来人口增加而上涨。以南京为例,新的人口涌入之后,还将带动高淳、六合等城区周边地区的发展。

轻松落户有喜也有忧

轻松落户时代,一切真的这么轻松吗?

尽管答案还是未知数,但可预见的是,放松落户,二线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将迎来城市的黄金发展期。伴随着发展而来的,还有一些“烦恼”。

自2017年南京积分落户政策实施至今年3月,有4133名外地人通过“积分”落户南京,这背后无数个公共服务需求不能忽视。徐琴认为,放开落户政策落地后,首先考验地方政府的公共服务供给能力。

“省内像苏州这样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的吻合度较低的城市,外来流动人口较多,一旦放松落户之后,必定会导致公共服务需求短期内激增。”省社会科学院区域现代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何雨建议,在政策落地前做好预案工作,灵活采取措施,避免造成公共投入浪费。

有观点认为,零门槛落户从中小城市向大城市扩容,户籍不再阻碍人口流动。对此,何雨向记者吐露担忧:“一方面,放开落户地区有利于人才流动;与此同时,这些人才随时可能走,影响城市的稳定性。”

大量的人口涌入,会不会带来新的社会治安压力?公安部现代警务改革研究所学术交流部主任、江苏警官学院教授缪金祥建议,城市应更快更好地提升服务公众的能力,为外来务工滞留人口办理居住证或引导落户,赋予他们本该享有的权利,这样既便于管理,也能促进城市良性发展。

打开城门更要留得住人

打开城门容易,如何以更包容的姿态留住这些城市的新居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让有迫切落户需求的外来务工人员感受到城市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公安部门应该做好落户的宣传教育工作,多利用互联网平台,帮助群众少跑腿,更快更好地办理落户。”缪金祥建议。

“放低落户门槛对人才的调动力有限,更核心的竞争力是城市自身的实力和魅力,这就需要城市管理者们开动脑筋。”徐琴认为,要积极完善配套措施,增加户口背后的含金量。“留住人才无非就是产业发展,核心就是宜居宜业,包括适宜的房价、便利的交通以及优质的公共服务等。”

“现在国内许多城市纷纷展开‘抢人大战’,短期内确实效果显著,招揽到大量优秀人才。”何雨不无担忧地说,但如果过度使用利益驱动来吸引人才,采取“洼地”式政策博弈,这是不可取的。“良禽择木而栖,首先你要成为一棵大树。只有把城市自身的环境营造好了,创造更为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为各类人才提供一展身手的舞台,这才是一个城市长久竞争力所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