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连续工作36小时 民警收到强制休息令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2017年,246位民警因过劳猝死,占牺牲民警总数近7成,多地发文要求落实民警休假制度。

“现经大队领导讨论,要求你立即停止工作。”1月22日,浙江台州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赵伟群接到了一张“红牌”。强制“停工”的下一句要求很温情——回家休息,陪伴家人。此时,身体不适的赵伟群不仅周末加班,还熬了两个通宵。

公安民警是社会稳定、百姓安全的“守护者”,而他们的健康也需有人守护,他们的休息权也应得到保障。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公安部和多省公安厅已经下发文件,要求合理安排民警的工作和休息,制定和落实民警轮休制度。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认为,民警经常加班、工作压力大的问题客观存在。新修订的《公务员法》强调了他们勤勉的义务,但公务员是一种人力资本,也需要缓冲、调整、恢复。

事件 民警带病加班熬夜收到“红牌”

1月22日一早,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章魁发了一条朋友圈。照片中,民警赵伟群歪着头,坐在办公室沙发椅上睡着了。由于不能平躺,他把双腿搭在另一把椅子上,只盖了一件外套。章魁写道:“虽然你家离单位就100米,但是我知道你确实太累了,累的(得)走100米回家好好睡觉的力气都没有了”、“连续36小时不睡觉,偶尔的事,可能我们是一群铁人吧!”此时,二人刚刚连夜从杭州抓捕嫌犯回到办公室。

这张朋友圈截图在临海市公安局微信工作群中引发了基层民警的共鸣和点赞。事后,章魁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与赵伟群共事四年,觉得这小伙子工作很拼。之前大家加班到天亮也很正常,但从来没见赵伟群这么疲惫过。因为当时赵伟群生病了,又连续加班、熬夜。

当天下午,仍然继续工作的赵伟群收到一张盖着红章的强制令,大队对其主动担当予以肯定,同时也要求他立即停止工作,陪伴家人。

强制休息令的背后,有制度做支撑。2017年4月,台州市公安局发了一份《爱警励警十五条措施》的内部文件,其中专门规定了保障民警休息权利,要求“连续两天加班超过24点的民警要适当安排休息。特殊情况无法安排休息的,事后必须安排补休。执行任务长时间无法回家休息的,应当安排补休”。

今年33岁的赵伟群已经在刑侦第一线工作了十个年头。“我是十五条措施发布以来第一个收到强制休息令的,觉得很荣幸。”他告诉新京报记者,照片拍摄时,自己已连续加班一个周末,并熬了两个通宵。“我最近颈椎不舒服,做事情容易疲惫,咽炎严重时吃饭难以下咽,医生建议我住院观察一下,或者做个小手术。”

由于近期工作繁忙,赵伟群并没马上启用这天假期。“现在兄弟们这么忙,走一个人就少一个人的力量,我休了大家更辛苦,先一起把活儿干完。”

这样“温暖的命令”并非首例。2017年10月,江苏省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也曾颁发一份强制休息令。当时党的十九大临近,叠加国庆中秋双节,全体公安民警、辅警放弃休假,预产期是10月16日的女警卜春华执意坚守安保维稳一线。10月6日,邗江分局党委发出强制休息令,并明确其他民警顶上卜春华的安保工作,确保她回家休整。分局政委范红彬说,像这样的强制休息令以后仍将继续适当执行,体现的不仅是人性化关怀,更重要的是科学用警。

现状 公安工作“5+2”“白加黑”成常态

公安部相关负责人去年表示,近些年公安工作任务日益繁重,公安民警长期艰辛奋战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一线,“5+2”和“白加黑”成为了民警的日常工作状态。

“如果没有案件,我们正常8点上班,17点下班,周末可以休息,但工作性质决定我们晚上很难正点下班。”此次得到强制休息令的浙江台州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赵伟群说,发生一起案件,警察破案、审讯经常要连续工作一两天,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结束,经常就在单位睡觉。周末也很难保证休息,经常加班加点,有活儿就干,平均算下来周末至少要加班一天。“不光是我,我们警察队伍一线民警都很辛苦,我这次算是代表他们出了次镜。”赵伟群说。

北京市人大代表、市交管局中心区交通支队副支队长任素永直言,虽然各警种工作职责不尽相同,但高强度、高压力、高负荷、高风险是其共性。

去年4月,公安部通报,2017年共有361名公安民警(含公安现役官兵)因公牺牲,其中,因劳累过度猝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公安民警有246人之多,占牺牲民警总数的近7成。

河南当地媒体曾报道,全省公安基层一线民警日均工作量在13个小时至15个小时,人均年加班在100个工作日以上,是其他行业、部门公务员工作量的两倍以上。基层民警工作压力大、强度高,长时间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是导致伤亡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过劳死是“头号杀手”。

保障 多省“爱警”措施支持休假轮休

公安民警是百姓安全的“守护者”,但他们的健康也需有人守护,他们的休息权也应该得到保障。2016年,公安部印发《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关爱民警工作意见》,要求合理安排民警的工作和休息,根据担负的任务和实有警力,制定和落实民警轮休制度;加强年休假制度落实情况督导检查,推动年休假常态化。

近年来,各省也陆续出台“爱警”措施,对民警休假、轮休作出保障。2016年,河南省公安厅推出三项惠警爱警举措,在落实公安民警休假制度方面提出,民警休假要达到100%。切实保障民警在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得到休息,对于确因工作任务繁重无法当月休息的,可以集中调休,原则上要保障一个月内有3至5天调休,调休一般应在当月安排,当月暂时无法调休的,次月必须补休。

2017年2月,吉林省公安厅发布《吉林省公安机关爱警惠警二十条措施》,提出落实民警休假休息制度,有计划分期分批组织民警休假。对在重大安保任务和重大专项行动中作出突出贡献的民警,与功模民警一并安排休养。

2017年10月,湖北省公安厅下发专项通知,明确要求各单位安排民警进行调休补休,确保九成以上民警能够进行轮休。年休假率如果达不到90%,单位年终将不得被评为先进。

去年8月,四川省公安厅出台《四川省公安机关爱警暖警十条措施》,其中要求严格落实民警年休假制度。实行领导干部带头休假和落实年休假情况通报制度,建立民警年休假情况电子档案。

近些年,福建省公安厅推进“暖警”工程建设,根据工作任务和实有警力,制定和实行民警年休、轮休、调休、补休及领导带头休假制度,确保民警得到必要休息。2018年省公安厅已组织功模休养活动3期114人参加。

声音

警察资源需要缓冲调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表示,警察的工作性质有临时性、突发性,由于工作任务繁重,经常加班,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民警工作压力大的问题客观存在。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了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但到了具体的劳动岗位上情况各不一样,用人单位或有关部门应该在身体照料、物质条件改善以及工作岗位安全保障方面更加有所作为。这样才能既保障他们有效履职,也能保障他们自己的基本权益。

王旭认为,公务员也是一种人力资本,这种人力资本也需要一个再生产的过程,也需要得到休息、提高自己的技能、恢复自己的状态,这说明社会更加理性、更加客观,认为公务员既是公仆,也是一种人力资本,不是无穷无尽的,也需要缓冲、调整、恢复。

“当然,也要看到新修订的《公务员法》在义务部分特别强调了公务员勤勉的义务。作为人民的公仆,公务员的勤勉义务肯定比其他行业、其他工作更重一些,因为他们掌握公共资源、手握公共权力、直接为公众服务”。王旭表示,所以公务员的工作任务重是源于更为特殊的一种法律关系,很大程度上带有国家的强制性、国家意志优先性,不能简单靠劳动方和用工方的劳动合同调整。

王旭建议,对在基层、在一线的公务员,既要有压力机制,也要有动力机制。目前的考核是目标导向、数据导向的,是对工作量具体量化的考核,在食品、环境、安全生产领域压力机制很多。但也要有一些动力机制,包括职务的升迁、职务的发展空间,应该通过一些改革措施让公务员有更长久的激情,让他们不仅专注大家,也能兼顾小家。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