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常州武进:农村土地改革"三块地"唤醒沉睡资产

摘要: 江苏雷利电机车间内一派忙碌,当家人苏建国面露喜色。时隔一年,这个率先在资本市场上实现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同权同价的上市企业,捧出傲人成绩单——全球新生产的每5台空调中,就有1台使用雷利制造的电机。

深秋清晨,江苏雷利电机车间内一派忙碌,当家人苏建国面露喜色。时隔一年,这个率先在资本市场上实现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同权同价的上市企业,捧出傲人成绩单——全球新生产的每5台空调中,就有1台使用雷利制造的电机。

企业发展迈入快车道,得益于武进思想大解放,以“事事争当第一流”的精神,大胆创、大胆改、大胆试,出台试点政策30多项,制定配套政策40多项,率先完成全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

点土成金,唤醒600亿沉睡资产

巴西WEG常州新亚电机成为全国第一家办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权证的外资企业;三鑫重工以集体土地为抵押,获得银行贷款1.5亿元;雷利电机取得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后,实现沪深A股IPO上市……

释放土地带来的一项项红利,缘于武进推行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新政。

武进是“苏南模式”发祥地,乡镇企业是区域经济发展重要支撑。然而集体土地只有占有、使用权利,收益、处分权利缺失,乡镇企业头戴“紧箍”,要发展,用地紧张,股改上市、兼并重组、抵押融资重重受阻。

直面问题,迎难而上。武进区副区长吴飞说,全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存量很大,仅武进就有7300多万平方米。这项制度改革,必将激发巨大能量。

2016年,武进作为全国33个试点地区之一,启动土地征收制度改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统筹协调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改革,武进按中央有关精神,建立“六统一”的城乡建设用地市场。统一平台,由原省国土资源厅专门开发建立集体建设用地交易平台,在江苏土地市场网与国有土地同平台交易;统一规则,制定集体建设用地交易规则,除所有权主体不同外,其他交易过程均与国有一致;统一管理,入市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统一纳入年度供地计划管理;统一登记,入市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由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统一实施登记发证;统一权能,入市后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等权能与国有一致;统一监管,入市后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纳入与国有土地统一的监管平台实施监管。

“当年顶着巨大压力搞改革,如今看来这条路走对了!”吴飞说,推动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武进卓有成效。截至2018年9月底,武进区出让入市644宗、6419亩,交易总金额突破20亿元;租赁入市8867宗、69993亩,金额25.12亿元;转让入市108宗、1229亩,金额2.83亿元;抵押146宗、2981亩,涉及金额14.5亿元。全区近11万亩存量集体建设用地若全部入市,可唤醒600亿元沉睡资产。

农民主体,“死资产”变“活资本”

走进武进嘉泽镇满墩村,成片苗木长势喜人。村民吕伟斌正带着工人在地头扦插月季,“今年苗木行情好,我又办理50万元‘两权’抵押贷款,扩大苗木规模。”

2015年12月,吕伟斌第一个“吃螃蟹”,全国第一个申请办理农房(宅基地)抵押登记,取得全国第一份农房(宅基地)抵押不动产登记证明,之后连续两年获得江南农村商业银行50万元贷款。他算了一笔账,“两权”抵押贷款利率不超过5%,与其他方式贷款相比,这种贷款1年利息起码要少2.5万元。

变“死资产”为“活资本”,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武进不断解放思想,制定《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暂行办法》《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风险共担机制试行办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疏通关键环节,武进投入1000万元,大胆设立“两权”抵押风险补偿基金,在还贷出险时,该基金先行垫付出险金额70%,积极鼓动8家银行发展此项业务。

省自然资源厅巡视员吴震强认为,这些制度制定、落实的背后,始终离不开一条一以贯之的主线:农民是这场改革试点的第一主体,他们正成为土地改革的参与者和受益者。

还是嘉泽镇,跃进村施行土地规划、城乡规划、建筑设计、历史文化、生态环境等“多规合一”,53.08亩的农民自建区——花都馨苑二期项目已拔地而起,崭新的小区环境、舒适的楼房和更多的公共设施配套,实现农村“户有所居”到“户有宜居”,村民们个个乐开花。

跃进村是武进实施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的缩影。着重破解村庄规划,农户资格权界定、审批管理、有偿使用和退出等问题,武进已成为全国首个完成全域全覆盖“多规合一”村土地利用规划编制及验收的地区。

乡村振兴,土地成“源头活水”

秋日的湟里镇西墅村,河道疏浚一新,乡间小路铺上老石板步道,破旧农屋正被翻新,掩映在金黄稻田间,俨然一幅田园牧歌美丽乡村画卷。

土地制度改革为美丽乡村建设注入活力。7月下旬,武进湟里镇西墅村的58家企业将320余万元汇入财政专户,这是农村集体土地入市租赁收益。

“此次改革,我们遵循‘一个不能变,其他都要变’的原则,即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必须遵循的原则不能变、其他都要变的改革精神,以敢于试错的勇气,大胆探索。”西墅村党总支书记季文斌说,西墅村不仅在集体土地经营性方面探索,也积极在宅基地方面进行三权分置,做到不变所有权、认定资格权、搞活使用权。

“改革后,村集体收入每年将增加140万元左右,为西墅村未来发展打下基础。”季文斌说,在保证农村土地收益前提下,将让土地资源成为农村发展的有力支撑。

如何让土地资源变资产,成为乡村振兴的“源头活水”?武进在解放思想中形成共识——强化镇集体统筹协调功能,让各村更均衡发展。

为此,武进建立“两确保、一增强”为核心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确保政府通过收益调节金与税收收入保持基本一致,确保农民入市中取得的直接性补偿收益与土地征收保持基本一致,增值收益主要留给镇、村集体增强集体经济,由镇集体通过生态补偿方式统筹各村发展,由村集体通过股份分红实现可持续的二次分配。既让农民公平分享改革成果,又防止“一夜暴富”和贫富差距拉大,维护农村社会稳定。入市试点以来,全区集体土地入市增值收益17.8亿元,惠及农民67.5万余人。

武进区改革试点办副主任庄铿表示,推进乡村振兴,要把改革的“盆景”做成发展的风景。通过进一步统筹,全区每村每年可投入80万-100万元,用于对道路、水利和村庄环境整治,改善农民生产和生活条件。(万小珍 唐 颖)

马上就评

把农村死资产变成发展活资本

武进解放思想,推进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等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初步形成设计科学、运转顺畅、特色鲜明的农村土地管理政策体系,变农村死资产为发展活资本,不仅实现农民富裕、集体发展,还为经济转型发展储备宝贵土地资源,可谓下了一盘值得称道的“好棋”。

土地是乡村振兴的核心资源,千里沃野蕴藏着丰收和希望。深化包括“三块地”在内的农村改革是乡村振兴的有效途径。当前,我们必须按“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的根本要求,以问题为导向,既大胆开拓,又求真务实,不断为农村发展提供有效的制度供给。在改革中,各地各部门不妨学习借鉴武进做法,坚持农民主体地位,把参与权、选择权、决策权赋予农民和集体,对分配等重大事项全程公开、民主管理,让农民共享乡村振兴成果。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