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女大学生遭遇电信诈骗 父亲的26万抚恤金被骗光

封面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目前诈骗团伙其中两人被执行逮捕,警方还在对诈骗团伙的其他成员进行追捕。

“我是南充市公安局民警,我们接到上海嘉定警方发来的公函,说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请配合警方调查。”就这样几句话,在南充某高校读书的广安女生小雨(化名),落入电信诈骗的圈套,父亲去世后的26万元抚恤金,就这样被骗走了……

“民警”来电

“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20岁的小雨是广安岳池人,现在南充某高校读书。2017年7月初,正在图书馆里紧张复习的小雨接到一个电话。

“我是南充市公安局民警,我们接到上海嘉定警方发来的公函,说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请配合警方调查。”电话里,说着普通话的“女民警”声音很温柔,但寥寥数语,就让小雨震惊不已。

小雨坚定地告诉“女民警”,自己并没有去过上海,不可能参与案件。于是“女民警”改口:“你这个文件是我们队长收到的,队长不在,晚一点我叫他打给你。”

过了几分钟,小雨又接到自称是“南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的电话,再次重复“你涉嫌一起拐卖儿童案件”。

小雨表示,自己从未去过上海,不可能与拐卖儿童案有关联,并要求“大队长”转接上海警方。

为证清白

26万抚恤金转入骗子账户

在“大队长”接洽下,小雨当天就联系上“上海嘉定警方”,对方让她到校外开一个房间做电话笔录,并强调千万不能挂断电话妨碍警方办案。

小雨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在宾馆里,“上海警方”通过QQ发来一个网址。“是一个检察院的网站,上面有我的照片、身份信息,网页上提到我涉嫌拐卖儿童。”这让小雨想到自己身份信息可能被冒用了,于是很配合“上海警方”办案。

电话里,小雨告诉对方自己名下银行卡,其中一张卡里存有20多万元。对方提醒她这些钱可能是违法所得,需要暂时冻结。小雨便告诉对方“这是我父亲的死亡抚恤金。”

为证清白,她按照对方要求,从学校请假回到岳池,把26万元抚恤金定期存单取出存入银行卡,又在“上海警方”指示下,把所有钱汇入指定账户。

转完钱,“上海警方”告诉小雨,查清楚确实没有参与拐卖儿童案后,会把钱悉数退回。善良的小雨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钱肯定会退回来的,继续复习备考。

可直到7月26日考完试,“上海警方”还没有联系自己,小雨赶紧拨打当初的电话,但已关机。此时小雨才意识到父亲的抚恤金可能被骗,赶紧到广安岳池县公安局报案。

走出阴霾

一年后10余涉案人员被捕

警方通过多种技侦手段,锁定广西玉林31岁的陈某,而陈某与其同伙作案地点在菲律宾。侦查员遂将陈某列为网上在逃人员进行追捕,静等陈某回国。

2018年7月底,陈某乘香港至桂林航班回到内地,飞机刚一落地,就被警方抓获。经询问,陈某对参与电信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交代了申某(女)、李某、成某等人,均为云南楚雄人,年龄20-30岁。到9月底,包括申某等10余人陆续被岳池警方抓获。

经过审讯,申某、李某等人如实供述了诈骗犯罪事实。据申某交代,最初是她冒充南充市公安局民警给小雨打电话,而李某则冒充“大队长”。事后,两人分别提成6500元。

据岳池警方介绍,目前陈某、申某等人均被执行逮捕,警方还在对诈骗团伙的其他成员进行追捕。

“人已经抓到了,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也相信法律会对他们严惩。”眼见嫌疑人陆续被抓,现读大三的小雨已从当初的绝望中走出来。她说,事情发生后,母亲虽然很伤心,但从没有责怪过她。目前,小雨母亲在县城做保洁工,每月收入1000多元。

为了补贴家用,自责的小雨自事情发生后比以前更节俭。现在,每个月生活费她都控制在500元以内,平时还通过勤工俭学和做兼职挣钱,补贴费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