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健康是教育的良心 常州一中学将学生食堂收回自营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如今,殷涛又在他执掌的朝阳中学做了另一件润物细无声的实验——将学校食堂由外包收回自营,并在上级支持下加入了常州“精美小菜园”试点计划。在外界看来,这同样是件可能“吃力不讨好”的事。

原标题:将学生食堂收回自营,常州一中学校长:健康是教育的良心

两年前,江苏常州朝阳中学校长殷涛在女儿升学的大事上做出了外人看来颇石破天惊的“壮举”——女儿原本可以跟随做教师的妈妈在常州一所热点中学读书,最后却选择在他担任校长的、外来务工子弟占多数的普通中学就读。

“如果校长孩子都择校去了,谁还会相信我的教育理想?”当时,这位自称“具有理想主义的务实者”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做出如此选择跟外界无关,而是基于他的教育理念:众生平等,教育真正打动人的地方在于能唤醒、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人,致力“平民教育”是教育的本色。

如今,殷涛又在他执掌的朝阳中学做了另一件润物细无声的实验——将学校食堂由外包收回自营,并在上级支持下加入了常州“精美小菜园”试点计划。在外界看来,这同样是件可能“吃力不讨好”的事。

对此,殷涛对澎湃新闻解释说,教育是为未来培养人。现在社会上把“升学率”和“分数”看得很重,但健康是孩子一生幸福的基础,有健康才有未来,校长必须把“健康第一”的旗帜抗在肩头。“健康是教育的良心和底线。”

学生食堂改为自营,给孩子一张“放心餐桌”

食堂外包是国内大多数学校的惯例。这种模式有很多优点,比如,能规避学校的责任风险,提高运营效率,让学校集中精力办学,等等。

不过,近些年屡有新闻曝出,有一些学生食堂外包企业因为趋利,在食材购买、烹饪等环节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使得学生饮食健康大打折扣。

2015年8月开始任常州朝阳中学校长的殷涛,在任职第二年便着手改变这一现状。在上级支持下,他打破了食堂外包的传统,将该校食堂收回学校自营,使食材购买、烹饪制作等各环节置于学校掌控下。

该校后勤副校长朱传平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中小学食堂也有完全由学校自办的,这样虽能保证其公益性质,但弊端是行政成本高、效率低、运营管理的标准化程度低。所以,朝阳中学采取的是“1+1”(学校自主经营,委托公司管理)的模式。

也就是,学校提供场地能源,负责食材采购,以及成本核算、菜肴定价,招标专业的餐饮公司负责招聘食堂员工、开展食堂运营服务管理、食品制作、加工、销售。这样模式的好处是能兼具公益性和标准化。

殷涛表示,朝阳中学设有膳食委员会,由学校管理者、教师、家长和学生组成。食堂每天向家长开放,家长志愿者和膳食委员会共同参与对食堂日常管理和监督。每天早晨7点左右,校方、专业公司、供货方、家长四方验货,配备检测仪器,保证食材新鲜和安全。

同时,学校每月会在公告栏公开食堂收支成本核算账,由家长和学生参与监督。“我们的帐都是由教育局计财处做的,绝对标准。”负责该校后勤的雷主任对澎湃新闻说。

殷涛表示,两年来,该食堂如此运营,获得了学生99%的满意度。澎湃新闻记者9月3日在该校食堂询问多名学生,都表示对食堂饭菜较为满意。“感觉和家里做的口味差不多”,有学生说。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该校食堂又推出一项新举措——“精美小菜园”计划。殷涛向澎湃新闻介绍,“精美小菜园”是常州当地美丽乡村建设的一部分,已在常州多个村试点。其模式是,当地乡村村民进行精耕细作“小菜园”,市民可以在相关电子平台上对“小菜园”进行认领、购买蔬菜等,政府相关部门则给一定的费用补贴。“小菜园”既可为家庭和企业食堂供应新鲜的蔬菜,也可让职工不定期来实地进行采摘体验。

“目前认养‘小菜园’的多是对食材要求高的家庭或个人,像我们这样以学校为单位认养的,在常州是第一家。”殷涛说,认养“小菜园”后,该校食堂食材今后将由“小菜园”提供,这为食材的健康安全又加了一把锁。“通过扫二维码,我们甚至可以追溯吃的每一棵菜的成长轨迹。”殷涛说。

“健康是教育的良心和底线”

实际上,食堂自营做起来并不轻松,因为学校需要投入很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承担更多的责任和风险,客观上也会增加学校经费开支。

“教育局给我们的要求是不盈利、不亏本,所以,学生的饭钱基本上都用在膳食上。此外,水电费等每年十几万的能耗、维修成本,也是从学校经费中掏。”殷涛透露,而这也是不少学校在食堂变革上感到困难的地方。

但他坚持这么做,是因为他觉得,在当下大家都盯着“升学率”和“分数”的时候,很多人却忽略了孩子每天在吃什么,是否吃得健康。

“食品安全是个社会问题,我有个大学同学就是得胃癌去世的,但这病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殷涛对澎湃新闻说,“孩子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每天吃得健康至关重要”,也许他不能保证做到百分之百,但也要尽可能去改变一下现状。

“健康第一”成了朝阳中学非常看重的价值导向。除了30分钟的大课间,这里的学生每天都有一节体育课,到了假期还有体育假期作业,教师视频示范,学生晒图,不亦乐乎。

“办教育就要关注孩子,而孩子的首要就是健康,没有健康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就没有未来,健康是教育的良心和底线。”殷涛说。

“过一种通往幸福的教育生活”

殷涛的想法,在两年前他拒绝女儿择校一事上就能看出端倪。当时,他的这一举动也曾招致不少人质疑,认为他“不为女儿着想”,是“沽名钓誉”。毕竟,在城市里,很多人对外来务工子弟还存在着某些偏见,对这帮孩子的学习生活习惯以及他们所形成的校园风气有所担心。但殷涛认为,外来务工子弟们身上“有着很多让人感动的品质”,“能吃苦,更有责任感,也更懂得感恩”,因此,“把女儿放在朝阳中学,和这些孩子一起学习,很放心。”

时至今日,殷涛依然表示,他对于此举从不后悔,“再选择一次,还是这样。”他是在践行他自己信奉的教育理念。“现实里,一流的医院收治的是最难治的病人,而一流的学校往往还是要挑选生源的。教育均衡之路任重道远,需要每位教育人身体力行。”殷涛说,“一个人的作为可能改变不了什么,但总有人要去做。”

在他看来,没有真正的“差生”。在担任朝阳中学校长之前,殷涛曾在名牌高中、热点初中等校教书。多年一线教学经历告诉他,“你怎么看学生,学生就会成为什么样子。”他把所有的学生都当成“好学生”对待,给予同等甚至更热切的关爱,慢慢都变成了“好学生”。“我之前带过的班级,短短两年后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有成绩差的,但没有一个不想学习的;有个性强的,但没有一个调皮捣蛋的。”殷涛说。

他取消了重点班,他的女儿就在平行班(也就是普通班),班主任是一位体育老师,还是第一年做班主任。不搞特殊化,让所有的孩子和老师都有信心。“我相信我有能力让我女儿和其他的孩子在这里得到良好的教育。”殷涛说。

由于学校各方面都在进步,越来越多的孩子选择了家门口的这所普通学校。殷涛自己带的这一届毕业班,文化成绩也进步了几十分。“其实成绩只是副产品。”他说。

“我希望在我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能从我们这里获得幸福生活的能力,若干年后走上任何岗位,跟任何人竞争而不落下风。所以,首先要给他们健康的身心,然后给他们丰富有效的课程,激发他们求知的欲望,让他们喜欢学习、会学习、爱学习。”殷涛说,如果非得要给“好学生”下个定义的话,他心目中的“好学生”大概是这样的——心态阳光而有责任担当,学会自我规划,懂得关爱他人,善于合作,善于思考和表达。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